神圣帝国历第5017年,9月下旬。

    和以往一样,大清早,希德就起来了。

    推开候鸟酒馆的窗户,扑面而来的是一阵阵刺骨的寒风,瑞兹兰这地方就是这样,即使是气温最高的六七月份,晚上还是很冷,这里的海拔太高了。

    从酒馆中打了一盆清水,简单地洗漱,希德开始穿上自己的全套甲胄。

    不得不说,老马这个好兄弟还是靠谱的,在希德遇到了麻烦之后,老马让铁匠们加班加点,终于是在昨天半夜做好了送来。

    这是一整套链甲套装,编制的小型铁链环环相扣,上好了黑漆,瑞兹兰人制作的链甲在神圣帝国小有名气,耐用,抗劈砍抗击打且能够覆盖全身。

    对于希德这种敏捷型的战士来说,链甲是他能够穿戴的护甲上限,使用迅捷剑的他不可能像那些受过专业训练的骑士一样穿着锁子甲或者板甲面对敌人时依靠敏捷辗转腾挪出剑,能够穿戴链甲已经是他晋升典范阶之后,力量和速度得到强化的结果了。

    把链甲穿好,一件黑色的皮大衣披在身上,然后是腰带,无论是皮大衣还是腰带,采用的都是黑底金边的特殊装饰,腰带扣按照希德的要求制作成了金色双头鹰图案,而在皮大衣的胸口与背后,老马都按照希德的要求填上了颅骨和十字的图案。

    右肩和右手腕处有专门的护肩和护腕,以保护主人的安全。

    这一整套链甲作价100金埃居。

    穿好衣服之后,希德继续准备自己的武器。

    希德最常使用也最喜欢使用的是他的迅捷剑圣堂轻剑,这种比较标准的高级制式迅捷剑长度约为120c其中剑刃就长约为105c剑柄配有承重球,剑格采用的是颇为花哨的双头鹰和金色螺旋形护手,且带有扣指。

    迅捷剑收剑入鞘,副武器一把短火铳插入腰间皮套,希德将两把短剑挂在胸口。

    一切准备就绪。

    出发。

    步行约十五分钟,到地方了。

    在这个世界,人们的出行都喜欢使用马车(或者牛车),时间长了之后,运公司应运而生,这些运公司在城市和村庄中设定有站点,马车牛车等会定时围绕这些站点进行移动,每辆车设有起步价,一般是2个铜币,然后多坐一站加1个铜币。

    赫尔维蒂的运站自然是整个瑞兹兰王国最大的,即使只有非常简陋的候车厅,这里的人群依然不少,现在大清早首班车还未开始,已经有很多佣兵在这里等车了。

    希德稍微有点惊讶的是,不仅他提前到了,渡鸦骑士这伙人也提前到了地点。

    浓眉老骑士,希德记得他叫做鲍尔,正在和秃头老骑士达维德坐在一起耳语着什么,另一位见习骑士毛奇则是坐得远远的,跟扈从们待在一起。

    见到希德提前出现,老骑士鲍尔似乎早有预料,他上前:“您好,希德先生,早上好。”

    “您好。”希德知道,老骑士尊重自己不是因为他是中间人,而是因为他的外貌:“到的这么早?”

    “早有早的好处。”两位老骑士鲍尔和达维德对了一下眼神,老骑士鲍尔笑道:“总是年纪大了,需要点时间进入状态。”

    “鲍尔先生果然经验丰富,不愧为渡鸦骑士,实在是帝国之股肱。”希德跟着笑道:“这一路上,我还是要多向你们学习一点,人生的经验。”

    此话一出,两位老骑士的脸上明显出现了喜悦的表情,而那位叫做毛奇的见习骑士则是扯了扯嘴角,将头移向一边。

    看你们接下来怎么跟他说!

    希德的眼角捕捉到了毛奇的变化,他心想果然有猫腻,于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等着两位老骑士出难题。

    两位老骑士又对了一个眼色。

    就在昨天回去之后,鲍尔和达维德专门去问了别人,得知这种清理人马哥布林部落的任务,怎么满打满算佣金不会超过100金埃居,希德居然能接到500金埃居的“单子”属实是遇到了“肥羊”,两位老骑士算了一笔账,350金埃居拿30给毛奇,留20给扈从学徒们,两人一人分150,比一年收入还多,这次出来挣外块真是阿兰贝尔(幸运之神)的祝福。

    不过人总是贪婪的,两位老骑士很快就盯上了希德佣金的主意。

    30%太多了。

    “小兄弟,我们包的车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到。”鲍尔想了想,还是决定自己开腔:“没什么事情做,只能在这里干等,看来我们确实来得有点早了。”

    “我已经习惯了。”希德说气话来滴水不漏:“朱庇特在上,能沐浴到清晨的第一缕光辉,我相信这是天堂之主的赐福。”

    “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先来热热身,如何?”秃头老骑士达维德顺势笑道:“小兄弟,我看你年纪不大就已经拥有典范阶实力,看你这打扮,应该也没少亲自战斗吧?我们这次要对付的是哥布林和人马兽,如果粗心大意的话,可是会遇到麻烦的哦!”

    希德立即明白了。

    这俩老家伙是想要来试探自己实力的是吧?

    如果自己的实力不行,这俩老家伙估计就会以“你没有战斗经验”“外面对你来说太危险了”,然后劝自己不要跟着去了。

    那么接下来就是两个分支:如果希德跟着去,老骑士就会以要保护他为借口,要求压低抽成比例,如果希德不跟着去,老骑士们就很容易要求大幅度降低佣金抽成了。

    事实证明,希德的猜测是正确的。

    两个老骑士认为,让这个年轻人抽成10%意思一下就行了,不能再多了。

    “正好,我也想热热身。”

    年轻人的回复令人满意。

    鲍尔于是立即站起,老骑士拍手,两位骑士扈从立即替他穿戴起了全套甲胄,渡鸦骑士团标准水力冲压精铁板甲,标准制式铁靴,长剑和盾牌,再由扈从亲手捧起鸢盔,造型精美的鸢盔于额头边别着一根渡鸦的羽毛。

    鸢盔上附带着一种低级附魔“渡鸦之眼”,能够略微提升使用者的视野和魔抗。

    这一套骑士装备就值500金埃居。

    穿戴好之后,鲍尔还十分抱歉地说道:“小兄弟,我只有这套装备,见谅了,我不用我的盾牌就是了。”

    真是个不要脸的老东西。

    希德鄙视的目光让鲍尔有点不好意思,周围沸腾的人群替他解了围。

    “噢噢噢噢!有人要比试!”

    “是帝国来的骑士对抗我们瑞兹兰的佣兵!”

    “诺比利对依奎斯!哈,一家人打一家人!”

    “快来快来!典范阶的对决可不多见!”

    瑞兹兰人本就尚武,这种典范阶的比试可不多见,马上闻讯而来的人群里三层外三层地把迅风运的候车厅堵得水泄不通,迅风运赫尔维蒂分部的主管也被惊动了。

    “把东西搬开,让他们切磋。”

    就这样在候车厅中间的空地中间,希德和鲍尔对面而立。

    鲍尔摆出的是最基本的骑士架势,一条腿在前,一条腿在后,双手抬起位于脑袋右侧一前一后握住骑士剑,剑锋向前对准希德,剑刃略微下垂,剑柄朝上。

    这是标准的骑士剑起手式,此种起手式无论是挥砍,斩劈亦或者是突刺都可以顺利出招,如果对方是长兵器,也随时可以收回防御。

    站在鲍尔对面的希德则不同,希德腰杆挺直,从腰间抽出了自己的迅捷剑“圣堂轻剑”,他单手握紧剑柄,细长的剑刃垂直而立,剑锋直指天空。

    渡鸦骑士团的扈从和学徒们充满着期待,围观着这场决斗,其中一位年轻的,和希德年纪相仿的扈从兴奋极了,他朝着站在最前面的毛奇说道:“毛奇先生,您觉得谁会赢呢?”

    “不好说。”同样不过二十出头的毛奇皱起了眉头,在场的所有人中,只有他同为典范阶实力,因此他说的话最有说服力,周围一大圈人都竖起了耳朵听他的解说:“单从装备上看,毫无疑问,鲍尔爵士很有优势,尤其是希德先生使用的是迅捷剑。”

    剩下的话毛奇没有说,板甲面对刀剑这些破甲不力的武器时优势太大了。

    “迅捷剑是一种非常灵活的兵器,也是一种非常需要熟练度的武器,因为迅捷剑的所有攻击方式无论如何总结大体上只有五种,分别是圆斩、圆劈、半圆斩、半圆劈和刺击……”毛奇继续解释道:“单从这方面来看,迅捷剑的攻击很单调,但是由于迅捷剑的重量很轻,一般不超过2磅(0.9kg),其招式可以说是千变万化,单就我知道的就有七盾流和华莱士流……”

    哟,这个年轻骑士有点东西的,希德看了一眼正在解说的毛奇,食指用力。

    就让战斗开始吧!

    “渡鸦之影!”鲍尔爆发出战吼声,老骑士的第一招就是全速出手,骑士剑在空中翻转了一圈,直刺希德的胸膛,剑锋如芒,老骑士甚至只用了六七分力并做好了收剑的准备,因为如果在这里重伤了中间人,任务做不了了,他也是要赔钱的!

    希德只是轻描淡写地一个侧身滑步,就躲开了鲍尔的攻击。

    “闪开了!”毛奇尖叫道:“好快!”

    空中的骑士剑立即转刺为砍,直取希德的肩膀。

    就在这个时候,希德动了,他轻巧地伸出了迅捷剑,剑锋如蛇,直取老骑士的手腕。

    鲍尔没有丝毫动摇,骑士板甲当然包括手甲,迅捷剑能做什么?

    这一击,就把这个小兄弟拿下!

    迅捷剑的剑尖触碰到了骑士剑的下半段剑刃的瞬间,希德终于出招了,年轻人的手腕快速地转动着,就像毒蛇一样的迅捷剑尖准确地架住了骑士剑,迅捷剑刃随之弯曲,随着主人的动作搅动着骑士剑,攻势减缓了,鲍尔不得不花更多的力量强化进攻。

    而希德却顺势将迅捷剑一收,缠绕着的剑刃顺着主人的力量朝后甩去,不仅无法逼近希德的身体一步,连带着鲍尔的身体一起前倾,老骑士惊恐地发现自己根本控制不住地朝着希德扑去。

    迅捷剑此时还跟骑士剑搅在一起,年轻人猛地伸出自己的左手压在右手的手腕上,身体力量前倾。

    在外人看来,希德只是轻轻一推。

    一溜火花闪开,迅捷剑眨眼间压在了骑士剑的剑格上,老骑士只觉得一股无法抗拒的巨力从骑士剑上传来,不愿意放开骑士剑的他一个踉跄,后退了几步,终究是一*坐在了地上。

    “好快,真的好快!”毛奇话音刚落,迅捷剑已经在希德的手中从容地收剑,再出剑,剑尖准确无比地穿透了鸢盔的镂空部分。

    年轻人手腕一挑。

    鸢盔飞起,露出了鲍尔那完好无损的脸,老骑士此时已经满脸是汗。

    他从出手到落败,才过去了仅仅几秒!

    “承让。”希德冷漠的声音传来。

    老骑士张了张嘴巴,他呼吸了好几口气,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借口,这才苦涩地说道:“我输了。”

    一招,就一招!

    “是推反!”毛奇惊讶的声音紧跟着老骑士落地的声音响起。

    “毛奇先生,什么是推反?”有骑士扈从立即问道。

    “迅捷剑由于其特别的使用方式和灵活的招架技巧,前人在不断的总结和学习中,归纳了三大奥义。”毛奇没有什么藏私的打算,他将自己知道的说了:“那便是弹反,推反和一闪!”

    “弹反是迅捷剑使用者在招架了对方的攻击后迅速出剑反击,要点是精准和提前预判的招架,迅捷剑的招架有水平招架、垂直招架、纵向招架三种,迅捷剑使用者必须要在对方出招的瞬间就完成预判做好招架动作,才会有反击的余裕,这就是弹反。”

    “推反是比弹反更高级的技巧,讲究在招架中的某个瞬间反推使对方踉跄,这是非常难以掌握的技巧,如果推得太早,尚未卸力就推,力量碰撞也会使得自己踉跄还不如弹反,如果推得太晚对方已经开始收招,推反会令自己重心前倾,主动步入对方攻击范围也是十分危险的,只有在对方旧力已去,新力未生的一瞬间推反,才能只使对方踉跄。”毛奇沉默了一秒钟:“能掌握推反的都是大师级的人物,为什么会出现在一个佣兵中间人的身上……”

    哦!虽然听不明白,但是好厉害的样子!渡鸦骑士扈从学徒们集体喝彩,棕发扈从立即追问道:“那么一闪呢?毛奇先生?”

    “一闪是一种传说中的神技,指的是在敌人攻击到自己躯体的瞬间同时完成推反并借助对方的力量借力打力完成反击,这种神技要在瞬间一气呵成,是迅捷剑术的最高境界。”毛奇连连摇头:“我也只是听说过,没有见过。”

    这,这也太帅了吧?围观者们爆发出阵阵欢呼声,尽管神圣帝国历史上和瑞兹兰从未有什么深仇大恨,但一位瑞兹兰的佣兵居然正面战胜了一位穿板甲的帝国骑士,这当然有理由为之庆祝!轰动声阵阵,很快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之前的希德在众人眼中还只是个乳臭未干的美少年,现在瞬间成为了剑术大师。

    “大师,我也想用迅捷剑,你能不能教教我?”

    “就刚才那下推,我想学!”

    “大师,你还收徒么?能算我一个么?”

    “以前我总是觉得迅捷剑不行,现在才知道,是我不行!”

    “哼,还渡鸦骑士呢,我早就知道帝国的骑士不行!”

    围观的人们议论纷纷,渡鸦骑士们脸上明显有点挂不住,达维德赶紧过来把鲍尔扶起,他觉得鲍尔是轻敌了,但想到自己的实力和鲍尔差不多,如果输了更丢人,立即放弃了自己动手的打算。

    两位老骑士对了一下眼神,鲍尔尴尬地说道:“咳咳,小哥,实力不错嘛,我确实是小看你了,哎,毕竟年纪大了,又是一大早,身体还有些僵硬,施展不开……”

    “毛奇!”达维德立即喊道:“你来跟希德小哥切磋一下吧,你们都是年轻人,彼此间互相学习嘛!”

    打了老的,来了小的是吧?希德脸上表情不变,却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正好,他也想知道这个理论基础知识不错的见习骑士是什么水平。

    毛奇也没有推辞,见习骑士在扈从的帮助下穿好锁子甲、肩甲、手甲,手持着自己的手半剑,站在了希德的面前。

    “请赐教!”

    “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