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世界,一些时候签订委托契约并非是简单的口头协定,亦或者是契约书上签个名到佣兵公会留档那么简单。

    签订委托契约的正确步骤是双方签好契约书,各自签上大名,然后必须到天堂之主朱庇特的教会里面寻求司铎的帮助,司铎在审核契约确认了双方的意愿之后,会让双方手按朱庇特圣典《日神经》发誓,这样契约才算是签订。

    这种契约是极度难以抵赖的,因为这是个有神的世界,在神公证了之后,如果有一方违约,等待的将是恐怖的神罚。

    可惜的是萨米尔很急,而签订委托契约要排队,因此双方只能够退而求其次,到佣兵公会去找个公证人。

    瑞兹兰的公证人是出了名地讲信用,这个阶层一般由本地的声望卓著的贵族或者地主来担任。

    公证人并非一个腐败的或者轻而易举工作,恰恰相反,公证人们非常需要经验和信誉。在瑞兹兰甚至有著名的公证人家族经营了十几代人都没有发生过一次违约,帝国的国债都不如瑞兹兰公证人的公证书靠谱。

    “眼光给你收益,诚信给你一切。”

    ——瑞兹兰公证人

    因此在说出可以契约之后,也就相当于这个委托已经谈好了,接下来希德就应该立即动身去找佣兵,这也是佣兵中间人的责任,他纵然可以吃两头,但也有责任义务,他要去寻找佣兵接委托,如果委托出了差错,萨米尔先生只会找希德的麻烦,如果佣兵出现了死伤,也只有希德需要承担责任。

    “鲍勃,来两杯最好的蜂蜜酒。”希德摸出了两枚银先令,他露出礼貌又不失真诚的笑容:“合作愉快!”

    “来了!”

    “合作愉快。”弗瑞登-萨米尔笑了笑,他从酒保手中接过蜂蜜酒,但是没有喝:“想好人选了么?”

    “这个请您稍等一下。”对方是真的很心急,希德只能将蜂蜜酒一口闷了:“我要到附近转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佣兵。”

    “合适的人,眼前不就有么?”萨米尔平平无奇的脸上充满着笑意,他似乎对这个结果很满意。

    希德沉默了一会儿,他知道萨米尔说的是什么,美少年默默地转过头。

    两位渡鸦骑士团的老骑士已经站在了他和萨米尔的身后,见到美少年转头,浓眉老骑士用充满着“诚挚”的目光盯着希德:“这位小兄弟,你是否遇到了困难,需要我们的帮助么?”

    “……”希德看着萨米尔先生深不可测的目光,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太懂了。

    这几年,神圣帝国下属的公国大多遇到了一些小困难,眼前的渡鸦骑士团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

    在神圣帝国,骑士团的收入主要来自三个方面,第一是骑士团的土地庄园,第二是上级公国或是黑鹫宫廷的拨款或是特许收入,如关税或贸易权,第三是来自关系者的大额捐献,如有贵族需要骑士团保护自己生命财产安全。

    不过据希德所知,这些年来许多骑士团都陷入了财政困难,根本发不出钱,而大额捐献也是可遇不可求,骑士团的生计往往只能寄希望于公国或是黑鹫宫廷的拨款,可大多数时候地方也发不出那么多钱,而指望那一两个庄园能够养活骑士团那么多骑士显然也不可能。

    因此,大量的骑士团开始发展副业,并逐渐变了味道。

    希德认为很多杂牌骑士团早都该改名字了,他们应该叫做xx培训机构,xx民间借贷公司,xx货运,xx运,xx菠菜公司或者xx会所,而不是叫骑士团,很多骑士团没有一个骑士没有一把剑,其中甚至不乏第二第三皇朝时期鼎鼎大名的骑士团。

    现任神圣帝国皇帝,第六皇朝的第七任皇帝太阳皇帝伊萨克曾经下令,“骑士团一律不许经商”“帝国骑士必须吃‘皇粮’”。

    对那些杂牌骑士团来说,天高皇帝远,不用管那么多,反正他们本质上也不是骑士了。

    渡鸦骑士团不同,这个骑士团是渡鸦公国直属的骑士团,而渡鸦公国则是黑鹫中央皇朝的外戚,在狮鹫公国入主圣白城后改名为渡鸦公国的,因此渡鸦骑士们不可能真的出来经商,作为公国直属骑士,他们也不可能摆烂。

    因此渡鸦骑士们在没有任务的时候,就需要出来自谋生路,赚点外块。

    可是皇帝又下令不许进行经营性活动,那怎么办?

    没关系,方法总比困难多,许多出来赚外快的骑士整天就是在如何琢磨“用不违令的方式做违令的事”,还真让他们琢磨出了一个办法来。

    首先,找个像希德这样,资质过硬的中间人来帮他们接任务。

    然后,作为希德的“好朋友”,知道了希德“遇到”了“超出预计”的困难任务,他们这些充满着“侠义心肠”的骑士道典范自然要发扬骑士精神,帮朋友的忙将任务搞定。

    任务完成了,希德对他的“骑士朋友”们“感激涕零”,自愿将大部分赏金“赠予”他们。

    完美,这是骑士团合法收入之一的“大额捐赠”,任何人都挑不出毛病。

    这已经不是希德第一次承接这种事了。

    从本能来说,希德不太愿意跟这群骑士打交道,骑士们规矩多,出行麻烦且不喜欢埋伏偷袭这种不光彩的事,不过考虑到委托时间紧急,明天就要出发,敌人是数量多的哥布林还有速度快的人马兽,骑士们对付正好,希德自己又打算干完这票就跑路,他不想再节外生枝了。

    “怎么称呼?”

    “我叫鲍尔,他叫达维德。”浓眉老骑士和秃头老骑士对着希德说道:“我们都是渡鸦骑士团的骑士,专门来帮你完成任务,这位是毛奇,见习骑士。”

    “您好,我是毛奇,毛奇-布雷泽,很高兴认识您。”年轻的见习骑士也站了起来。

    “3个典范阶?”希德稍微观察了一下:“还有呢?”

    “我们还有8个基石阶扈从,还有4个初心者学徒。”浓眉老骑士对希德的态度有点不满意:“我们这么多人,够帮你解决问题了,不过是区区一些哥布林和人马兽,到时候你就负责看着吧!看着我们渡鸦骑士怎么解决他们。”

    “总共16个人是么?”希德内心估计了一下,心想差不多,这些人应该足够,能当正式骑士战斗力不用多说,那几个骑士扈从装备齐全,再加上自己,够了。

    “那我们可以准备签约了,喝完这杯酒,我们就去佣兵公会登记吧。”希德点头。

    “故事的开始永远是如此顺利。”弗瑞登-萨米尔笑道,他站了起来。

    华美的长袍中露出了一把剑,吸引了希德的注意力。

    这是一把迅捷剑,剑柄一半金丝一半银丝缠绕在某种不知名的金属上,承重球通体使用散发着微光的晶莹球体镶嵌其中。

    剑格是一对展开的华丽羽翼,剑刃长度大约一米三,在剑刃的下半部分是天堂之主朱庇特的象征——金色太阳八芒圆环图案,不过太阳八芒图案的中心不是金色的圆球或朱庇特之颜,而是希德最喜欢的颅骨铁十字。

    剑刃的上半部笼罩在炫目的灵光之内收入剑鞘中,隐约可以看到一双光铸的羽翼,也是希德最喜欢的金色双头鹰图案,随着剑鞘摇动。

    “真是漂亮的剑。”希德朝着弗瑞登说道,他对这把剑很感兴趣,这简直就是他梦想中的武器:“你从哪儿得来的?”

    “这不是我的剑,我只是暂时用着。”弗瑞登-萨米尔见到希德对他的剑感兴趣,饶有兴趣地多说了几句:“确实是一把好剑,但总有一天我要还给别人。”

    “还给谁?是谁能够锻造一把这样的剑?”希德又多看了一眼。

    “谁知道呢?或许是你哦。”中年男人不愿意再说下去,他示意可以出发了。

    希德对这把剑是真的有点感兴趣,他甚至想问为什么这位萨米尔先生有如此好的武器不去亲自解决问题而是花了正常人四五倍的价格去雇佣佣兵,只是到嘴的肥肉没有咽下去就不算数,没必要的话尽量不多说是希德的习惯。

    一切都敲定了,接下来的事情自然不用多说,他们一行人来到了佣兵公会,弗瑞登-萨米尔先生和希德一起找了本地最有信用的梅尔茨男爵公证,除了75金埃居的定金,剩下的425金埃居被全部交给了佣兵公会,等待任务完成。

    弗瑞登-萨米尔不会跟他们一起去,委托人的事情就算是结束了。

    希德和浓眉老骑士、秃头老骑士等人还要继续签订一个帮助契约,代表着骑士们前来帮助希德完成他的任务。

    于私下,希德也跟渡鸦骑士们谈好了条件,500金埃居的赏金,希德在不出手的情况下单方面抽成30%,为150金埃居的佣金,剩下的350金埃居赏金由渡鸦骑士们自行分配,金杯则被视为私人赠予。

    如果渡鸦骑士们没能很好地完成任务让希德被迫出手了,那么希德的抽成将提升到50%。

    两位老骑士对希德的抽成如此之高明显有点不满,只是萨米尔的这个委托是个赏金严重超标的任务,总体而言依然赚头很大,所以没有多吭声。

    双方约定第二天一早就从赫尔维蒂出发,包下几辆“迅风运”的马车,先抵达杜富尔峰的山脚下,然后他们将花一天半的时间翻过山峰,抵达目的地。

    没有多话,骑士们回去准备,希德则是不放心地再次去探查了霍夫曼爵士的办公室。

    一切正常,只是霍夫曼爵士的生活习惯似乎在那边之后发生了极大的改变,他如今的生活节奏规律根本就是机器人,早上九点上班,中午十一点四十吃饭,下午五点下班,就算是教堂里面的时钟都没有霍夫曼这么准时。

    希德有心想要再调查一下时间已经不允许,他只得将疑问吞进了肚子里,反正这大概是他和霍夫曼的最后一次见面了。

    …………我是最后一次见面的分割线…………

    萨米尔从佣兵公会中出来,他默默地念了几句意义不明的文字,脸上夏天般的温暖瞬间变成了冬天般的深寒。

    计划已经开始了,希望这次能够跟之前的不一样。

    萨米尔伸手握住了腰间之剑的剑柄,他低头看着自这把被希德称赞不已的剑。

    这是一把双手长剑,剑刃长达一米五,上面锈迹斑斑,剑刃上还有许多米粒大小的缺口,如果再细看,缺口处燃烧着炼狱之火。

    赫尔维蒂人潮涌动,佣兵公会附近更是拥挤万分,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注意到弗瑞登-萨米尔和他的剑,似乎这个人根本不存在一样。

    这似乎才应该是他的常态。

    萨米尔本来是打算更低调一些的,因为他的身份实在是不适合高调。

    所以,这就开始了?

    对,这就开始了。

    萨米尔抬起头,看着屹立在大街中央的朱庇特神像,低语道:“不要放弃你的梦,继续睡。”

    叮——一阵闪电般的精神轰击从远方刹那而至,迎面而来的紫色波纹令中年男人瞬间握紧了自己腰间的双手剑。

    这个地方,居然有能够发现我的存在?!

    他看到了,街道的对面,站着一个少女。

    正在对着萨米尔微笑的少女。

    双方的视线中间尚有无数的人流,双方本应该看不到彼此,但在少女出现的那一刻,萨米尔的目光就紧紧地锁定了少女,他的视线穿透了大概七八个人的身体。

    少女拥有着惊人的美貌,一头绚烂充满着光泽的黑色长发绑成两个垂马尾,她的肌肤如同珍珠般白皙光滑。露在领口外面的脖子相当纤细,似乎稍一用力就会折断。

    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少女的半边容颜,一只酒红色的瞳仁中散发着危险的、令人陶醉的气息,另一只眼只能从刘海的缝隙中看到些许金色的火花,少女的身高不高,不到一米六,樱花瓣一般娇嫩的双唇正在微微开合。

    深黑色白边的学院*外套不知道是来自大陆上哪个学院的标准*,穿在少女的身上不仅没有一点儿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反而给予人充满着某种冲动的*力,白色的女式衬衫从袖口和领口露出来,上面有猫猫爪的花纹,红色的丝带系于领口,深蓝色黑边的百褶短裙下,少女幼嫩骨感的修长双腿包裹在黑色不透明连*中,脚上是一双漆黑的女式小皮鞋。

    少女朝着萨米尔露出了俏皮可爱的笑容,她的樱唇一张一合:“日安~”

    萨米尔听明白了。

    中年男人眯起了眼睛,他握着腰间剑的手始终没有放开,面对少女的质问,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少女笑了,她笑得很甜,却给人一种极度危险的气息。

    祂,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萨米尔有些把握不定。

    少女见萨米尔神色紧张,她笑得露出了牙齿,从娇俏可人的甜美微笑到狰狞可怖的狂笑,她是转换得那么自然,那么圆润。

    转身走进了阴影之中,少女消失不见,只留下脸色古怪的萨米尔。

    连“祂”都来了么?

    这次果然不一样!

    越来越有意思了!中年男人回望了一眼佣兵公会,点了点头,步入人流之中,他的身影随即消失在了赫尔维蒂的大街上,再无一丝痕迹,仿佛弗瑞登-萨米尔这个人从未出现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