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者~旅行者~”那个声音既不衰老也不年轻,是一个非常浑厚的男中音,还有阵阵回音。

    希德呆住了。

    那是他前世父亲的声音!

    “来,到我的身边来,来~”光芒之尽头的声音继续说道。

    希德扯了扯嘴角,他现在身披数创奄奄一息,荒郊野外也根本没有人能救他,所有的队友都死了,这金杯怎么这个时候才有了动静啊?

    罪魇圣杯旋转着来到他的身边:“触碰我。”

    希德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尤利安山脉的寒风刮过他的脸庞,顺着他胸前的伤口穿入他的骨中,那是如刀割般的剧痛。

    身体正在逐渐冰冷下去,困意涌上心头。

    白发美少年决定抓住最后的希望。

    一点点,又一点点,希德整张脸全都皱成一团,怀着无限的对生的希望,他还是碰到了,他的指间先是触碰到了罪魇圣杯,然后是指节,最后,他将金杯完全握在了手中。

    所有痛苦全部消失了。

    希德感觉自己的意识回到了恶狼公国,回到了养父母的庄园,年幼的孩童奔跑过田埂,他伸手拂过麦浪,金*的海洋中散发着泥土和谷物的芬芳。

    那是家的气息,希德用力地呼吸着,他的意识模糊又清醒。

    “醒来吧。”

    等到希德睁开眼睛的时候,世界已经变了。

    他发现他身处于深空领域之中,无尽浩瀚的宇宙就在他的周围,在他的身边是一片璀璨的银河之光,数之不尽的星星和星云组成了星河,将虚空隔成两段。

    在他的面前是一个巨型覆盖了接近所有视线的光环。

    那是一个星球级别的实体,该实体由模糊的无数光之丝线组成,在以亿为单位计数的丝线之上,文字环绕着中央的光环移动,于群星和苍穹之巅的梦幻之圆缓缓旋转。

    时间和空间在这一刻创生,冻结,流转,湮灭,新生。

    圆环之下,无可计数不可名状的生物正在沉睡,任何传奇以下的凡人只要看到它们一眼就足以陷入完全的疯狂。

    希德在大姐姐的书上看过那些东西,它们叫做太古实体,是究极生物,非圣座至尊不可匹敌。

    既然太古实体在这里沉睡,那么这里显然就是……

    “旅行者,来自地球的人类啊。”声音从圆环中心的亮点来:“我正注视着你。”

    “你注视着我,也只是注视着我。”希德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他摊开双手,苦笑道:“如你所见,你这个时候把我召唤来,是帮我想好墓志铭了么?”

    “你的旅程意义重大,从你出生开始,我就一直注视着你。”圆环没有回答希德的问题:“你经历了很多,因此我觉得,是时候了。”

    “什么时候?”希德漠然:“召唤我过来有什么意义呢?告诉我你可以安心地去了?”

    星海闪亮,银河璀璨,圆环之上反射着原初之光,创世之力。

    那是宇宙的第一缕光。

    见到希德不怎么配合,圆环的态度稍有些变化:“死亡只是个形而上学的概念,我可以将这个概念抹去,当宇宙迎来热寂之时,纵使万事万物皆迎来尽头,那也只是下一个纪元来临前的短暂黑暗,我现在召你来,因你寻求答案,而我提供选择。”

    “答案?你有什么答案?我要如何选择?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必须活下来。”希德很简单地表达了自己的诉求:“你能让我活下来么?”

    “当然。”圆环的话简短意赅:“你只需要饮用罪魇圣杯就可以继续你的生命,但在你做出选择之前,你的灵魂不会离开这个空间,在这里物理、时间和自然的法则都是毫无意义的概念。”

    “我讨厌这种选择。”

    “喜欢,不喜欢,这是你的道德观念,对我而言,这种反应非常奇怪,我所做出的决定并不取决于你们的道德观念,那是你们这种生物形式才会有的感受。”圆环的声音始终没有任何感*彩:“就像我用你记忆中父亲的声音呼唤你一样,你们的伦理会倾向于更容易相信。”

    “你读取了我的记忆?你真是个混账!”希德感觉到了冒犯,他忿忿不平地骂道,脸上表情却没有多少愤怒,更多的是不甘和冷漠。

    在这个无上存在之前,他太渺小了。

    “从你的记忆可以知道,你的爱好大多不具备任何价值,你的想法很多,行动很少,你为一个集体奉献出了大部分的时光,但对方并没有以你希望的方式来公正对待你,你有很强的生殖本能,却因为经济原因和身体原因被抑制得非常厉害。”

    “除了这些,你也有过梦想,有过蓝图,你的记忆中最有价值的部分是对社会关系、文明交流和先行者后继者的思考,在思考中,你有些许收获,但你并未更进一步。”

    “我要生活,我要生存。”希德冷笑,他指着自己:“我需要吃饱饭,还贷款。”

    “这正是生物的悲哀,无法进行持久长远的创造和思考,他们的太多时间都被用于无意义的重复行为。”圆环对希德的话表示肯定:“你们总是希望获得更长的寿命,但有价值的时间并不等于寿命,很多人没有真正活过一天。”

    “你口中的价值跟我的价值差距很大,我想我们没有交流的必要了。”希德叹了口气,他摊开双手一脸摆烂的表情,身体后倾,神态逐渐放松。

    “正确。”

    “好吧,我需要做出什么选择?”希德不想再说自己了,他知道自己的一切都被眼前的存在看透,他有种无力感和*感。

    这个圆环是什么?

    在这个无上存在面前,他没有秘密:“我穿越的原因就是这个?”

    “我在很多凡人口中有很多名字,凡人惧怕我却又渴望接近我,大部分时候他们愿意称呼我为‘真神’,许多人通过各种办法来到我的面前卑微地许愿,我只满足有价值的人,唯有你是接受召唤而来。”圆环的声音在群星中回响,星辰都随着祂的声音明灭不定。

    “你从哪里来?”

    “无可奉告。”

    “你的目的是什么?”

    “存在,并记录有价值的信息,将其备份并保存,连接不同的纪元。”圆环说道:“一切物质终会消亡,信息永存。”

    “为什么是我?”希德追问道:“是你选中了我?让我穿越?”

    “不,那是一个意外……一个非常有趣的意外,但并不影响选择。”圆环的声音中多了些许感情,希德觉得这大概是种对新生事物的兴奋,可他不敢确定,只能继续听着圆环所说:“大约五千多年之前,有人来到我的面前请求我的恩赐,并许下了承诺,我告诉他我可以赐给他恩赐,但必须付出足够的代价在未来进行偿还。”

    “他答应了我的条件并从我的恩赐中受益,他愚蠢地以为他可以支付这个代价,或者能够通过什么办法躲避这个代价。”圆环淡淡地说道:“以他的认知范围确实如此,只是这代价超出了他所能够想象的一切,他付不起,也躲不过。”

    “那么,代价是什么?”希德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一切。”圆环的声音飘渺不定,又近在耳边。

    “一切是指……”希德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

    “你所在的世界时日将尽。”圆环告诉了希德一个恐怖的事实:“第一印已经揭开,将金杯赐给他。”

    “金杯,就是罪魇圣杯?!”希德脸色都白了,他喃喃自语:“天呐,我都做了些什么?我就不该接那个任务?”

    “这个世界本就时日将尽,这与你无关,或者说你的世界很幸运,在清算之前,由于你的意外到来推迟了清算到来的时间。”圆环的语气毫无波澜:“你是唯一的意外,非常非常有价值的讯息,既定的时间线发生了变动,我喜欢这种意外。”

    我的穿越,是个连眼前无上存在都感到意外的意外?

    希德苦笑道:“我大概猜到了,我能问你个问题么?既然这个世界时日将尽,那为什么还会召唤我呢?我还能做什么?”

    “你现在拥有了一个可能的恩赐,一个弥足珍贵的机会。”圆环之神将简单的讯息传入了希德的脑海。

    海量的讯息,终身的使命。

    七印,七神器,七之王座。

    有七件代表着圆环之神权能的虚境神器如今遗落在凡世,罪魇圣杯便是其中之一。

    从罪魇圣杯开始,收集七件失落的虚境神器,每收集一件神器,希德都必须做出一次事关世界命运的选择。

    圆环之神等待着他的选择。

    “我可以拒绝么?”希德面色古怪。

    “当然,你可以拒绝。”圆环之神对希德的反应并不意外:“但机会只有这一次,旅行者,在你的世界无数人穷尽一生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只为来到我的面前,只为了那微不足道的恩赐和力量,只有极少数人成功,现在你有这个机会得到凡人无法想象的奖赏,力量对凡人来说是最宝贵的东西,而我正准备授予你。”

    “确实。”希德低头不语。

    强大的力量谁能拒绝呢?

    在对话中,圆环之神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祂也完全没打算掩饰。

    这是个剑与魔法的世界,希德太需要力量了,任何意义上都需要,更别说他还有血仇没报。

    “很不幸,你已经被注意到了。”希德意动的样子笼罩在圆环之神的耀光之下:“你自作聪明制造了沙发藏人案,大大提高了被发现的可能,霍夫曼不会是最后一个来监视你的人,从现在开始你被发现只是时间问题。”

    “我现在明白他为什么会来监视我了。”希德哂笑不止,连连摇头:“原来我以为是我冤,现在我才知道他冤,他是个好丈夫,好父亲,我对不起他。”

    “你们之间不存在类似的关系,他目前的状态与你关系不大。”

    “是谁复活……或者说杀死了霍夫曼?”

    “无可奉告。”

    “我的选择能够影响终焉之刻么?”希德还是对这点最感兴趣:“推迟、提前、或者……阻止?”

    “无可奉告。”

    “即使我没有遵守和你的约定?”

    “这只取决于你,而不取决于我。”

    “既然你这么强大,为什么不自己收集七件神器呢?以你的能力,这只是一刹那的事罢了。”

    “我只记录有价值的讯息。”

    “哈,相比起人类,我更喜欢和你打交道。”希德被逗乐了:“你很纯粹。”

    “而你需要做出纯粹的选择。”

    “是。”其实自己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希德放弃了继续思考,反正他也思考不出什么别的办法。

    为什么希德一直在说自己完蛋了?

    因为渡鸦骑士们全都死了。

    作为佣兵中间人导致了一整队的渡鸦骑士全部死亡且被瑞兹兰中间人公证过,希德将背上无法推卸的责任。

    重则上绞刑架,轻则承担巨额赔偿金。

    是,希德可以说是遇到了意外,遇到了魔鬼,是魔鬼杀了这些渡鸦骑士们。

    那么,如何证明呢?如何才能让渡鸦骑士成员相信是魔鬼动的手?

    如果有一两个成员幸存,希德可能还有点机会说明原委,然而事实是,所有人都死了,这种情况下渡鸦骑士团是绝对不可能吃这个亏的,一切责任都会归到希德的头上,他们不会管什么“*”的,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必须有人负责和补偿他们的损失。

    要赔多少,才能让渡鸦骑士团满意?

    稍微举个例子,鲍尔老骑士那一身骑士板甲就值500金埃居,剑盾至少50金埃居,比这个委托的所有佣金都要多。

    最最最保守的估计,希德至少要掏出7000金埃居的赔款。

    拿不出来?好,去教会签约,分期归还,签个40年,年利率就按10%来吧,我们渡鸦骑士童叟无欺,多的不要,少了不行。

    希德的后半生只会在给骑士团奔波卖命中度过,即使如此,也未必能够还完这笔巨款。

    上辈子的房贷够了,真的够了。

    跑?跑出神圣帝国势力范围内?

    基本不可能,除非希德去深山老林草原戈壁去当野人。

    那不也等于完蛋了?

    “在此之前,我能问你几个问题么?”希德对着圆环之神开口,在做出决定前,他要尽可能多了解点事情。

    “事不过三。”

    “第一个问题,如果我收齐了七件权能,那么我还能回到地球么?”希德还是想回去,那里有他的家人,有他的家乡,有他的国家,尽管他遇到了很多困境也遭受了不公的待遇,但他还是想回去。

    “人死不能复生。”

    “……第二个问题。”即使早有预感,希德还是感到难过:“等我收集齐了七件权能,你会如何处置我?”

    “处置?词汇意义不明,收集失落的权能这是我给予你的任务,非你向我乞求,逐个完成它获得我的恩赐,或者在旅程中失败失去你现在的一切,你不需要为此付出额外的代价。”

    “最后一个问题,历史上有很多人曾经来到你的面前,只有极少数成功返回,你的标准是什么?”

    “我只记录有价值的讯息。”圆环之神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回答:“提问结束,现在告诉我你的选择,接受,还是拒绝?”

    “好,我接受。”确实没有别的选择,白发美少年点头表示接受。

    “那么,祝你好运。”圆环爆发出了超新星爆炸点亮寰宇的绚烂光芒将希德彻底吞没:“从现在开始,罪魇圣杯物归原主,它是完成你使命的钥匙,它会给予你应有的提醒。”

    “一路走来,我已经见证了太多的奇迹。”希德伸出双手:“这使命我接下了,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我自己!”

    “希德-亚博伦,天选者,从这一刻开始,你将与世界为敌!”七道光芒灌入希德体内,在最后一秒他用力地将双手紧握,随后光将他笼罩穿越时空。

    “呕!”一口血喷出,希德发现他回到了瑞吉哨站的门口。

    冷风呼啸,天地一片苍茫,万物孤寂的尤利安高山上,白发美少年感受着自己的身体状态。

    他已经凉了。

    没开玩笑,是真正意义上的已经凉了。

    他的身体已经冰冰凉,体温过低让他的意识一片模糊,伤口还在痛。

    对了,天启,天启!

    罪魇圣杯就在手边,其中的污浊液体来回荡漾,就算罪魇圣杯是倒置的状态,里面的浆液也没有流出来。

    格罗特的灵魂倒影在杯中隐约可见,不可一世的魔鬼灵魂已经融化了大半,他见到希德只有恳求,求希德放他出来,求希德饶恕他:“求您了,大人,我愿意跟您签下奴隶契约,成为您的使魔!”

    “告诉我罪魇圣杯到底是做什么的?”希德冷冷地说道。

    “大人,听我说,罪魇圣杯,罪魇圣杯是虚境神器,它可以产生一种特别的浆液,饮用之后持有者能够立即恢复大约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伤势、体力和魔力,至今无人能弄清楚浆液的产生原理。”格罗特的灵魂马上就要融化了,魔鬼立即用最简单的语言几句话概括道:“且最厉害的是,使用者可以将收集来的灵魂能量与经验储存其中,之后可以,吸收升阶!大人,您想想,有了它,您不需要漫长的积累了!”

    “那为什么会流失在外?”希德立即追问道。

    “罪魇圣杯不会长久存在于一个人的手中,很少有持有者能够长时间持有它,因为它的力量实在是太诱人了,持有者都会忍不住主动卷入纷争,大君说它一直在找真正的主人。”格罗特恳求道:“这就是我知道的一切,伟大的阿-黑麻大君始终在找它,别的我也不知道了!求您了,放我出来!”

    此时,魔鬼的灵魂已经融化了超过90%了。

    “好,你很诚实,我会履行我的承诺。”希德笑了,他心满意足地说道:“可惜我也不知道要怎么放你出来,所以,再见了,再也不见!”

    “你这个魔鬼!!!”格罗特尖叫道。

    “我一直都想想比魔鬼更魔鬼啊。”希德嘲讽道:“谢谢你让我达成了心愿,谢谢你,魔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十几秒之后,格罗特的表情逐渐变得痴愚,它最后的记忆消失,它忘记了一切,直到忘记了自己是谁,魔鬼的灵魂融化在杯中。

    这下杯子彻底填满了。

    “天启?”希德把玩了杯子几下,他知道自己的身体也快到极限了。

    杯中泛着黑红色的浑浊浆液来回荡漾着,冒着气泡白烟,蒸腾的烟雾中无数魔鬼的形状若隐若现,可希德的嗅觉、视觉、味觉都在告诉他这玩意不仅是人间美味,而且还能救命。

    没什么好犹豫的,喝吧,穿越者。

    与全世界为敌,这,是你的命运!

    拿过罪魇圣杯,希德饮下了其中的浆液。

    嗯,非常新鲜,非常美味。

    浆液入口,一道不起眼的讯息划过四层神界。

    至上天,冥府国度。

    天堂神系,冥神奥赛里斯感应到了世界的变化,祂将目光望向深空的彼岸,久久不语。

    第一印已经被揭开了。

    “迟到的正义,还是正义么?”冥神低语道。

    随后冥神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在死者的亡魂之上,祂有义务让所有的灵魂获得安息,直到万事万物迎来终结的那刻。

    鲜血熔岩组成的神界战场。

    至上天,战神殿。

    身高数百米的战神塞拉匹斯端坐在自己的神座上,用力拍打着神座:“终于开始了?好!五千多年了!总该来了。”

    至上天,天堂山。

    “第一印已经被揭开了。”无限的光芒之中,天堂之主朱庇特紧盯着一块巨大的白玉碑:“还没有确定天选者是谁么?”

    “吾主,疑似目标太多了。”一位神使回答道。

    “传吾神谕,务必要在第四印揭开之前找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