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绒花~雪绒花~”

    “每日清晨我遇见你~”

    “又小又白,干净又晶莹~”

    神圣帝国历第5017年9月份的清晨,山里起了浓雾,湿气极重的环境下,悠扬的牧笛声刚刚响起不久就被打断了。

    “你在干嘛?!”长满青草的山坡上希德责骂的声音响起,中间人一巴掌打在了小向导的背上,希德发起怒来的样子是很可怕的,至少在小向导眼中特别吓人。

    “我我我,我在唱歌。”汉恩被希德吓到了,小向导委屈地蹲下,双手抱头。

    “你这不是把兽人引来?!”希德低声吼道。

    小向导这才意识到他犯了如何可怕的错误,黑色的眼睛中蓄满了泪水,想要认错又害怕希德借口这样扣他的工钱,他昨天晚上可是想好了要怎么把3个银币花掉呢!

    “*!”希德气得按住了小向导的脑袋,朝着远处看了一眼。

    幸好因为清晨的雾气很浓,远方的兽人营地没什么动静。

    “还好。”希德又恶狠狠地盯了小向导一眼:“你差点坏了大事!”

    出来冒险不怕神一样的敌人,就怕不听命令的队友!

    冒险中绝对容不得这种仁慈,幸好没有造成严重后果。

    鲍尔和达维德等人已经在嚼干粮了,他们在骑士扈从的帮助下穿戴上全身盔甲,毛奇也在检查着自己的装备,就连骑士学徒们也穿好了一身厚重的棉甲,外层还挂上了一件锁甲衣,头盔自然也不能少。

    这样的一套比被子还厚的武装衣穿上去不仅行动力减半,而且很容易因气温太高造成体液流失过多,因此希德从来*这种甲胄,链甲这种装备已经是极限了,就这样他都嫌重量太重。

    只有到了英雄阶之上的传奇阶,凡人能抵达的肉体极限后才有可能整天穿着一整套全身板甲跟没事人一样走来走去。

    “您就不用亲自加入战斗了,看我和达维德的好了。”两位渡鸦老骑士拉过战马,他们对着希德笑道:“我们的人会跟上,还有毛奇。”

    “真不需要我帮忙了?”希德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不用了不用了!”渡鸦骑士们纷纷表示坚定的拒绝,就连毛奇都摇头:“看我的吧,希德先生,您就负责看着就好。”

    “那好吧,祝你们旗开得胜。”希德点点头,从目前的情况上来看,确实没有他出手的必要,渡鸦骑士们不希望希德出手再分一笔钱,而希德自己其实又何尝希望节外生枝呢?

    对希德来说,他不出手则已,出手一定要达到某种目的。

    “那我呢那我呢?”小向导汉恩跳个不停:“我也可以的!”

    你可以个棒棒锤!希德额头上冒出了黑线,小向导虽然觉醒了职业者天赋,但他家里面实在是没有多余的财力再让他去学习了,因此小向导只学习有一个0级神术,“神圣之音”。

    这个技能可以让他的声音略微增大,能覆盖到礼拜堂内的每个人。

    就这些。

    “你就跟着我吧。”希德捏住了小向导的肩膀。

    浓雾已经渐渐消散,渡鸦骑士们悄悄地靠近兽人营地,希德和小向导汉恩则是选择了一个差不多距离目标两百多米远的小山坡上远远地望着。

    鲍尔还专门让希德站远一点让他没机会出手。

    看着神气的渡鸦骑士们慢慢靠近,三个身穿板甲的骑士,几个全副武装锁子甲胸甲的扈从,还有穿着厚重棉甲的学徒,小向导羡慕极了:“希德老爷,你说我能否有一天像他们那样呢?”

    “想当骑士学徒你至少得是个西维斯,最好是铁匠或者裁缝的孩子,庄头的孩子也行。”希德随口地说道:“这样,你才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成为骑士。”

    西维斯出身的骑士学徒想成为骑士是特别困难的,一辈子骑士扈从老了转后勤最常见,但也不是说完全没机会,如果能升到典范阶,至少可以像毛奇一样当个见习骑士,然后一辈子没机会转正。

    如果运气特别好或者遇上了大型的战事,立下特别值得夸耀的战功,或者干脆是骑士团死到没人了,死到连毛奇这种依奎斯出身的见习骑士都人数不够补位,那才会轮到西维斯出身的见习骑士补位,此时就意味着阶层晋升。

    当然,如果典范阶的见习骑士能靠自己的力量晋升英雄阶,那绝对是立即转正,但这种情况实在是太稀少了,少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因为就算老马那么富裕的西维斯阶层都很难拿出足够的资源投入,还不如寄希望于猎鹰血脉突然返祖来得靠谱。

    好难,就连希德自己都觉得好难。

    迎面而来的一头凉水浇得小向导说不出话,他垂下了脑袋,乱蓬蓬的棕发上沾满了杂草,希德总是忍不住想要伸手揉一揉,他现在理解为什么前世长辈喜欢摸小孩的头了。

    “但你有机会让你的父母摆脱终年给人种地最后连肚子都吃不饱的情况,你可以让你的母亲不用在几寸的布上纠结,你可以让你的姐姐穿上漂亮的新衣服,你可以让你的弟弟不再光着脚在泥巴地上玩耍。”希德边揉着小向导的脑袋边露出了微笑:“先想想你能做什么,别一上来就想奶牛,先想只**?”

    三枚闪闪的银币落在了小向导的手中,小向导赶紧跪下给希德磕头,他仿佛捧着初生的小鸡仔一样,把三枚银币托起,然后立即紧紧地攥在手里塞入怀中。

    圆圆的硬硬的东西从衣服内侧的口袋贴着他的胸口,这比羊皮袄都要温暖得多。

    “把它收好了,记得回去告诉所有人,这是希德老爷给你的,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将它从你的手中夺走,就算是维尔纳爵士亲自来都不行!”

    “嗯!!!”小向导双手握拳喜滋滋地应下了,稚嫩的脸蛋上满怀着对未来的期盼。

    从远处看,渡鸦骑士们渐渐地靠近了兽人营地,希德又沉默了几秒钟,他突然朝着小向导说:“维尔纳爵士收你们那么多税,你们可曾怨恨过他,想要反抗他么?”

    “维尔纳爵士确实是个坏人,但妈妈说过,为什么我们总是要想起不好的事,提起不好的人呢?自然有朱庇特监督他们,我们这些人过好自己的生活就行了。”小向导也不懂怎么说,他想了好久,这才说道:“神父也说,维尔纳爵士确实糟糕,但这是天堂之主的安排,叫他来管束我们,所以我只能忍气吞声,天堂之主的旨意不能违背啊!”

    希德像是赞许地点了点头,他没有再说话,这个世界的人一些观念根深蒂固,没有那么容易改变。

    此时,渡鸦骑士们已经完全靠近了兽人营地,为首的老骑士鲍尔骑在战马上,他开*吼,其声在尤利安群峰中回响:“渡鸦之眼!”

    “渡鸦之眼!”渡鸦骑士们一齐呐喊,鲍尔一马当先,冲入兽人营地。

    “人类,是人类!”兽人们以哥布林和人马为主,哥布林占绝大多数,见到有全身板甲的人类冲来,哥布林们乱成一团,有人想要逃走,有人想要迎上去,手中的长枪还没靠近两位老骑士,先把自己人的*刺了通透。

    “杀!”达维德战马蹄声阵阵,他举起盾牌,迎面而来的标枪只能在他的全身板甲和盾牌上止步,还有那哥布林的回旋镖被板甲弹开的声音奏响了杀戮的乐章,迎面而来一头典范阶的人马兽,达维德拿起骑士剑狞笑一声毫不气地正面刺出,剑锋洞穿了人马兽的胸膛,而人马兽手中先到的长枪仅仅在老骑士的*板甲上留下了一道微不可见的刮痕。

    “杀!”骑士扈从紧随着两位老骑士冲来,他们没有战马,也没有板甲,但对付这些兽人,锁子甲+胸甲已经完全足够,十几个人就像是砍瓜切菜一样,冲进兽人的营地。

    毛奇也迎面遇上了一个更加强壮的哥布林头目,这是一位典范阶的对手,还带着二三十个哥布林。

    可这二三十个哥布林还没毛奇身后那几个骑士学徒有用,骑士学徒们结成盾阵抵挡哥布林的回旋镖,那些普通的箭矢根本无法穿透厚重的棉甲,胡乱冲上来的哥布林被乱杀,兽人的血溅得到处都是。

    盾牌守住左侧,单手剑牢牢地守住身体的中轴线,毛奇集中注意力对付这个拿砍刀的典范阶敌人,哥布林头目扔了几个回旋镖都被毛奇的盾牌盔甲弹开后,它气急败坏地拿着砍刀一顿乱砍,被毛奇轻松无比地全部招架下来。

    远处的小山坡上,希德饶有兴趣地看着战斗,心里盘算着回去后的事了。

    兽人虽然也是长老种族,但相比起同为长老种族的人类、精灵、矮人来说简直是最悲剧的背景板。

    目前希德知道的资料是兽人早在龙神时代就已经存在了,并且也同为“长老种族”之一,但兽人既没有像精灵那样受到龙神的青睐,也不像矮人那样团结被龙神重视,更不像人类那样成为了天堂诸神的宠儿,这群姥姥不亲爷爷不爱的家伙们简直是从头悲剧到尾,它们从头到尾没有吃到过任何来自神祇的红利,无论哪个时代都是被打击,被认为是低等种族。

    甚至就连兽人这个称号,都是一种笼统的概括。

    反正只要不是精灵、人类、矮人,又在龙神时代就已经存在生活在世界上的种族,一律被归为兽人。

    这就像希德前世一样,埃塞俄比亚人,几内亚人,刚果人,马达加斯加人......这些人完全不是同一个民族,只是某些殖民者们大手一挥就把他们都归类到了黑人,真正意义上黑人这个种族是被人为强行捏造出来的。

    黑人捏得,兽人就捏不得了?

    所以就有了兽人。

    顺嘴一提,据大姐姐说龙神们讨厌丑逼喜欢俊男美女,所以精灵特别讨龙神的喜欢。

    希德心想大概精灵就是龙神眼中的猫猫,兽人就是龙神眼中的鼠鼠?

    看着哥布林和人马们那劣等的箭矢射在骑士学徒的棉甲上连棉甲都射*,希德忍不住摇头,看来这个兽人部落连那种锥头破甲箭都不会锻造,三角形箭矢怎么可能射得穿棉甲?

    还有那些破破烂烂的武器,别说正规板甲了,骑士学徒身上的棉甲都很难正面砍穿,那一个个骑士学徒也是完全脱产的职业军人,他们用盾牌和剑小心地保护着自己的身体,稍微抓到一个机会就能带走一两个哥布林。

    同样,哥布林们也非常地脑残,在拥有绝对人数优势的情况下,它们没有包围,没有结阵,甚至连一起咸鱼突刺和玩点拉扯都不会,只是乱哄哄地涌上来,前面的在送,后面的在挤,一波波地倒在了骑士扈从面前。

    不过兽人现在如此悲剧这也跟兽人的文化有关,失去文化传承的兽人普遍性地智商低下,兽人语中关于战场只有两个词,“巴巴瓦”的意思是进攻,“希尔瓦”的意思是战死沙场,除此之外,兽人语没有别的关于战场的词汇了。

    “先冲再说!”。

    当然有偶尔也会出现一些有很高智商的,会讲通用语乃至多种语言的兽人,毕竟就算是黑人也有一些诺贝尔奖获得者嘛,希德也见过一些兽人佣兵,其中不少也会说简单的通用语和理解“撤退”的命令。

    “加油!加油!骑士先生!”小向导在希德的身侧非常地兴奋,他握紧拳头来回挥舞,就像是他自己在战斗一样,他的视力没有希德那么好,只觉得渡鸦骑士们好帅:“加油~加油~”

    佣兵原来是这么快乐的事啊!

    战场上,渡鸦骑士们的战斗也进行得火热朝天。

    毛奇和眼前的哥布林酋长互相试探了几个回合,骑士剑和砍刀相交,砍刀表面马上留下了好几个米粒大小的口子,哥布林酋长连续猛攻毛奇的下盘,毛奇立即收盾身体后撤半跪抵挡,砍刀在盾牌表面被弹开,见习骑士靠着这一下护住了身体的中轴线,而哥布林酋长的中轴线却露出了破绽。

    “嘿!”毛奇立即收回盾牌,将盾牌倾斜,筝型盾向后收去,在毛奇的操作下垂直移动,盾牌右上方包裹着铁皮的部位对准了哥布林酋长的脑袋,猛地向前一送。

    “盾牌猛击!”

    这一下,哥布林酋长脑袋开花。

    毛奇再抓住机会右手骑士剑手腕翻转,剑刃于见习骑士脑门上方转了一个半圈,脚下步伐不停身体也随之旋转半圈,腿部、腰部、肩膀、手臂、手腕一齐发力,剑光一闪,哥布林酋长脑袋落地。

    “漂亮!”希德点头:“这是三阶战技复仇打击,他的剑技比我想象得还要好。”

    小向导听不太懂,只觉得好厉害的样子,拼命鼓掌。

    兽人们连连失利被迫后退,渡鸦骑士也有两三个扈从学徒挂了彩,不过由于甲胄很好,所以都是轻伤。

    两位老骑士更是不留情面地来回冲锋,人马兽不是被杀就是仓皇逃走。

    咻~一道绿色的明光轰中了达维德,老骑士惨叫一声摔下了战马,扈从立即将他保护起来,老骑士看起来没什么事,只是身体扭动个不停,他拼命想要把手伸进自己的盔甲里面。

    痒死了!好痒!

    “为了神圣帝国,为了渡鸦之影!”见到同伴没事,鲍尔老骑士怒吼着打马冲锋,他在马上侧身闪过了迎面而来的法术之光,挥出骑士剑砍翻了几个哥布林,任务信息中提到的哥布林萨满终于现身了,老骑士放任自己的战马马蹄揣在哥布林萨满的胸口,补上一剑砍断哥布林萨满的臂膀,哥布林萨满落在了背后的祭坛上,它已经失去了一条手臂。

    没有任何的仁慈,鲍尔跳下战马冲上祭坛,在哥布林萨满没来得及发出下一个法术之前将自己的剑深深地洞穿了萨满的胸口。

    “希尔瓦!希尔瓦!”明明已经打败,哥布林萨满全身剧烈地抽搐了几下还要命令剩下的兽人继续去送,一阵阵希尔瓦的响应声,兽人们无人逃走。

    只能说兽人文化传承屡屡断绝是有原因的。

    “结束了。”随着哥布林萨满的死,兽人部落只剩下少量哥布林还在顽抗,希德判断战斗已经结束了,萨米尔的任务已经完成,接下来就是设法看看山洞里面有什么了。

    战场上,鲍尔和达维德等人也是这样判断的。

    “辉煌的胜利!”鲍尔大笑着示意扈从们打扫战场,老骑士心想剩下的让毛奇带着那群扈从们解决吧,他毕竟年纪大了,一想到这么轻松350金埃居就落袋,鲍尔的脸上情不自禁地出现了笑容。

    看来可以过个好年了!

    等我回了渡鸦去,我第一时间就要去月光小兔庄园点个又白又靓的……嗯?

    地面上泛起的红光令老骑士笑容转瞬即逝。

    兽人祭坛上,死去的哥布林萨满血流满了祭坛上的每个角落,它的身体如气球般炸开,血雾在空中形成了一个漩涡,祭坛上简陋的魔法阵随之亮起。

    召唤法阵?

    经验丰富的老骑士呼喊着众人,而漩涡中,有一个血红色阴影正在现身!

    “地狱魔鬼!!!”鲍尔的大嗓门随着尤利安群山消散的浓雾,回响远方。

    尤利安群山中,人声回响。

    战斗还未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