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银先令对下层人来说真不少了。

    1金埃居12银先令240铜芬尼

    2个铜币就可以在酒馆吃一顿最低档次的晚餐:酸酸的劣质麦酒、又黑又硬的面包、要么煮得特别硬要么煮得特别软的豆子,大麦小麦加菜叶煮的糊糊。

    在神圣帝国,无论再如何穷困的佃户,甚至是“立锥农”,一年的收入至少至少都会有3-5个金埃居,这也是毛奇很难理解为什么农妇会为了一个黑面包打成这样。

    但帝国的塞乌斯实际上一辈子可能都见不到这么多钱,因为他的所有收入首先要缴纳什一税,然后还要负担帝国的人头税,田税,佃农需要负担地租和徭役,还有数十种苛捐杂税,因此如果一个塞乌斯能够真的拿到他一年的实际年收入5枚金埃居,这极有可能是他一生中见过的最大一笔财富。

    小向导的五口之家,一年能够得到的钱只有在缴纳完各种赋税,服完劳役,保留足够存粮,预留粮种包括牲畜饲料之后,出售粮食与牲畜时的收益,一般都以银币计量,大概为15-20枚银先令,其中还包括了布恩工这一有偿劳动后领主必须支付的酬劳,而这些现金中大部分的钱要用来买日用品,有时候会入不敷出。

    “那么,你打算拿这些钱做些什么呢?”秋季的针叶林保持着一种深邃的绿色,尤利安山脉间的狂风呼啸,将小向导的声音压了下去。

    “我想给爸爸买一件新的羊皮大衣,他的衣服从前年开始穿破了,一直没办法补,我想给弟弟买一双好的鞋子,他一直光着脚在地上跑。”汉恩小心翼翼地说道:“如果可以,希德老爷,我还想要回我们家的那头奶牛,那真是头好奶牛,我们一家人的生计都靠着它!但是为了让我‘受洗’,爸爸把它卖了,20个银先令,领主老爷说奶牛也是他的财产,还从我们这里拿走了4个。”

    “3个银先令可做不了那么多,孩子。”希德闭上了眼睛。

    “那至少让家里人吃顿饱饭,去年冬天生计艰难,有整整几个月,我们都在挨饿,大家都是,每个人都是,只有燕麦和黑麦做成的饼子和粥,肚子总是咕咕叫,幸好爸爸……设法弄来了一头鸡,希德老爷,我的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她总是能够将每一粒粮食利用起来,将每一寸(0.025米)亚麻布给我们做衣服。”小向导滔滔不绝:“她做出来的衣服又漂亮又好看,有了这笔钱,姐姐肯定可以穿上新衣服……”

    “去领主的森林里面偷猎可是重罪哦!”希德闭着眼睛却没有丝毫影响到他走路:“汉恩,你要为你爸爸妈妈们姐姐弟弟考虑,这种话千万不要在别人面前说。”

    “啊!”小向导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赶紧用手捂住嘴巴,脏兮兮的小脸蛋上满是懊悔,谁让希德老爷这么和蔼可亲,自己忍不住把秘密全说出来了。

    “维尔纳爵士的税那么重么?”毛奇听不下去了。

    “领主老爷的税可重了。”小向导掰着手指:“酿酒税、林地税(砍柴)、飞禽税(养鸡养鸭)、牧草税(放牧)、售卖税、磨坊税、火炉税、窗户税、捕捞税、出嫁税、招待税、盾牌税好多好多的,就连我到礼拜堂去打杂,维尔纳老爷都说这要通过他的批准,爸爸交了6个铜子的恩准税他才答应,还有最讨人厌的塔利税!”

    众人都沉默不语,维尔纳爵士和小向导汉恩都在哭穷,可到底谁才是真的穷?

    都穷,这是渡鸦骑士们的想法,都怪瑞兹兰的土地太贫瘠了。

    “好好带路吧,汉恩。”希德不想把这个话题演变成一场辩论,他只是示意小向导好好带路。

    赶了几个小时的路,小向导的话也越来越少了,他毕竟只是个初心者,体格不可能比得上希德这伙人,就算同为初心者的骑士学徒们,那也是正经接受基础军事训练的脱产职业者。

    但在经过因特山山口时,小向导还是忍不住指着遥远的,被群峰浓雾笼罩的远方说道:“先生们,从那里过去,一天半时间,就可以到冰蚀湖美泉宫,大神官冕下就在那里。”

    “那里就是塞西莉亚冕下的美泉宫?”毛奇迫不及待地应道。

    “是的,那里就是美泉宫,不过我没有接近过,也不知道具*置。”小向导汉恩拼命点头:“有至高无上的大神官冕下在,那些尖耳朵的肮脏兽人怎么敢来我们的小镇呢?”

    渡鸦骑士们的脸上都露出的无限的敬仰崇拜之情,他们列成队列,使用武器柱地单膝下跪,对着美泉宫的方向致以最高级别的敬意。

    包括希德。

    神圣帝国天堂教会首座大神官塞西莉亚冕下,神圣帝国目前独一的圣座至尊。

    作为在强者之路上走到尽头的存在,在神圣帝国大神官一人之下千万人之上,是宗教领袖、神祇代言人和神圣帝国至高战力的象征,为所有人所敬仰,就连帝国皇帝都必须对她保持最大限度的尊重,许多国家大事都要询问她的意见,如果她不同意,皇帝都没法独断专行。

    神圣帝国历史上曾经有过很多冲击极道之境成功的圣座至尊,以第二皇朝时期长老战争爆发之前为鼎盛,当时整个神圣帝国一共有8位圣座至尊,可后面能从虚境成功回来的越来越少,导致时间越靠后就越少人愿意去虚境。

    这点很好理解,比起将一切压上梭哈面对越来越小的机会,天命阶强者更愿意摆烂享受现有的至高地位。

    这导致在神圣帝国历第4455年,黑鹫皇朝圣座梅法多纳亲王去世,这下作为全世界第一强权的神圣帝国居然没有了任何圣座至尊,原本开始进入全盛时期的黑鹫皇朝连保住自己的基本盘都很吃力,别说收复失地了,很多时候边境冲突面对其他势力的圣座至尊出来“斡旋”,黑鹫皇朝都只能够吃哑巴亏认了。

    直到神圣帝国历第4999年年末,也就是希德出生的那年,整整544年的等待后,帝国终于又迎来了一位圣座强者,出生在瑞兹兰与帝国边境小镇的圣剑使塞西莉亚-梵尼-玛德琳冲击极道之境成功,铸就圣座至尊!

    这下神圣帝国扬眉吐气,外交上顿时强硬起来,所有势力也立即调整外交。

    所以说,不是因为塞西莉亚是大神官才成功冲击了极道之境,而是因为她是圣座至尊,神圣帝国要极力拉拢她,才让她就任拥有和皇帝同等权威的大神官。

    塞西莉亚是所有瑞兹兰人的骄傲,尤其是大神官说话带着明显的瑞兹兰口音。

    “只有瑞兹兰的蠢山羊才会这样说话!”

    ——神圣帝国历4999年之前,帝国宫廷宴会经典笑话。

    “瑞兹兰发音乃我神圣帝国皇冠上之瑰宝,非物质文化遗产,嘲笑瑞兹兰口音者直送审判庭议罪处理!”

    ——神圣帝国历5000年,神圣黑鹫皇帝伊萨克敕令。

    希德对大神官还是有一定的好感的,她自从上位之后时不时会出重拳清理教会腐败和惩治贵族,任何贵族都害怕大神官在判决中拿起她的天秤评估罪行和惩罚,她决不姑息任何犯法之人,甚至主张同态复仇。

    大神官的判决不存在什么人情、姑息、宽恕、考量、*影响,她只做一件事,将双方的价值放在她的虚境神器——公正者之天秤上考量,直到天秤平衡即宣布判决。

    这种判法,对谁更有利呢?

    毫无疑问,西维斯和塞乌斯们视大神官为公正的审判者,平民的守护者,正义的化身,或者至少是“冷酷的圣者”。

    贵族们就不太喜欢她这种风格,但还是要舔,只能舔,毕竟连帝国皇帝都要舔,她作为独一的圣座至尊,神圣帝国没她不行,真不行。

    “据说华莱士大公罗保特曾经放话,说如果塞西莉亚冕下出现在前线,华莱士公国立即举国投降。”等鲍尔他们起来了,希德这才问道。

    “呃……”鲍尔有点尴尬:“塞西莉亚冕下从来不介入这种内部纷争的。”

    希德只是笑笑,没有再多说什么。

    既要掌握话题的主动权和心里优势,又不能让队友太难堪,这其中的尺度希德总是小心地把握着。

    整整赶了一天路后,下午四点多,太阳开始下山,希德等人也来到了瑞吉哨站的附近。

    远远地能看到那是一个荒凉破败的哨站,倒塌的塔楼、四处漏风的建筑群,兽人特有的拒马尖刺群、帐篷顶部的尖牙形状和血手图腾,是一座非常典型的兽人营地,里面有一些哥布林和几个人马正在巡逻,从帐篷的数量来看,这个兽人营地也就几十个人,且未发现有巨锤图案的哥布林或是巨角的人马。

    哥布林,挑战等级:初心者到基石阶,身材矮小,脆弱,不擅长近战,但是迅捷,喜欢使用远程武器,擅长单打独斗,喜欢使用回形标。

    人马,挑战等级:基石阶到典范阶,喜欢远程,也可以近战,移动速度快,擅长躲避,同样脆弱,擅长使用标枪、弓箭、长枪。

    兽人营地内部似乎有个山洞,里面隐隐传来火光。

    “就是这里了,先生们。”小向导指着远方。

    在昏暗的光线下,众人勉强地辨认着哨站,希德等人商议了一下,虽说趁夜进攻是个好主意,也能削哥布林和人马的远程攻击,但他们赶了一天的路已经疲倦,大家也都饥肠辘辘。

    按希德想法,众人饱餐一顿睡一觉,等到凌晨两三点时候摸黑杀上去,岂不是大大滴好?

    可渡鸦骑士们对此表示了否定,他们觉得这样太下作,偷袭可不是骑士美德,我们应该明天堂堂正正发起进攻。

    “对付这些兽人不用讲什么骑士美德!”这是希德的原话。

    “兽人也是长老种族!”鲍尔还是拒绝。

    于是众人只好原地休息,退回到距离瑞吉哨站大约4公里左右的隐蔽地方生火做饭。

    葡萄酒、肉排、火腿、奶酪、坚果、果酱馅饼,小向导发誓他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得到希德放开吃的允许之后,汉恩就像头误入奶酪仓库的鼠鼠一样,恨不得把所有的东西都塞进嘴里。

    骑士扈从和学徒看着他的样子满脸鄙视,塞乌斯就是塞乌斯,改不了本性。

    坐在火堆旁,鲍尔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就说吧。”希德面无表情。

    “希德先生,不是我说你,你给那个孩子太多了。”鲍尔这才语重心长地说道:“出来带个路就给3个银币?天呐,你这样会惯坏那孩子的,钱来得那么容易,以后他还怎么甘心好好地过日子?”

    “那你说怎么办?”希德似笑非笑。

    “照我看,给几个铜芬尼差不多得了。”鲍尔继续说了下去:“我们这不是克扣他,而是教给他一点平时学不到的东西,钱太多对他来说不是好事,他肯定乱花。”

    “善意克扣?”希德还是似笑非笑,他海蓝色的双目中隐隐有厉色闪过,在看到鲍尔不说话了之后,他这才说道:“这就是我考虑了任务难度,任务酬劳和任务时间后的标准价格,我承诺过了,我就会遵守我的承诺。”

    鲍尔无奈起身离开,希德隐隐地听到了“瑞兹兰蠢山羊”的抱怨,他也不以为意,反而朝着毛奇那边走去。

    毛奇正独自一人坐着,希德过来就是一句:“有兴趣跟我来笔交易么?年轻人?”

    “是谁,正在等一笔交易?”毛奇也开了个玩笑,这才正色道:“什么交易?”

    “你有没觉得,这次委托很奇怪?”希德来到毛奇身边坐下,靠在树上伸直双腿,目光望着针叶林的叶子,低语道:“酬劳特别高,时间特别急,还不愿意去教会公证?”

    “确实啊,而且我看他还送了你一个金杯。”毛奇其实心里也有点怀疑,听见希德这么说,毛奇顺势问道:“你的看法是?”

    “500金埃居都够雇佣一队正式骑士了,他只要拿着这笔钱去佣兵公会,别说几个典范阶,有传奇强者闲着没事干都愿意跑一趟的。”希德吐槽道:“这一路上我想了很多,我想出一种合理的解释。”

    “什么解释?”

    “比较合理的解释就是,这位弗瑞登-萨米尔先生是有想法的,他故意就是不想要太强的人来接这个委托。”希德沉声说道:“又故意找了佣兵中间人,也就是我,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故意这样安排,就是不想被发现,不想被佣兵公会发现,不想被教会发现。”

    “保密性是么?”毛奇若有所思:“你是说,这个哨站……”

    “在他不是无聊找乐子的情况下,只有两种解释。”希德伸出了两根手指:“一,他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资助我或者渡鸦骑士。”

    “有点勉强,我不认识他。”毛奇连连摇头:“我们出现在瑞兹兰完全是偶然,他想资助有无数种方式,不会选择这么蠢还要被抽成的方式。”

    “我也不认识他。”希德收起一根手指:“因此,第二种解释就是,哨站内有秘密,他只要我们清理了这群兽人就好。”

    “你是说?!”毛奇一下子兴奋起来,但他马上冷静:“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呢?希德先生?”

    “我看不透他的实力。”希德始终保持着冷静,他眯起眼睛,将食指和大拇指靠近,做出“o”的形状,只在指间留有一点空隙:“因此他应该要比我强一点,我一个人的话不一定有把握能解决问题,在这些人中你的实力最好,所以,考不考虑和我来一场紧张*的交易?你明天假装受个伤,让他们先回去,我们留下来进去山洞深处看看有什么秘密?如果没有就算,如果有我六你四,如何?”

    “成交!”

    “成交!”

    希德和毛奇右手紧握。

    看来交易已经完成了。

    在双方达成协议的瞬间,希德发现自己身上有东西抖了一下。

    金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