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被骂了,这本书一开始抖了太多的设定,是我的问题,之后我将尽量避免这个情况发生。

    “铛铛铛铛~”

    维尔纳爵士的卫兵们开始在城内敲锣打鼓,尽情喧哗,点着火把,沿着小镇的街道四处叫喊,让那些塞乌斯们都滚出来。

    领主有朋友来了,所有塞乌斯们必须要拿着面包、牛奶、鸡蛋或是别的东西,还要带上两枚铜芬尼现在去城堡,缴纳招待税。

    采尔马特小镇鸡飞狗跳,塞乌斯们咒骂着领主的贪婪,但没有办法,这是领主的权力。

    不过除了这个坏消息,还有一个好消息。

    “渡鸦骑士们需要一位向导!待遇优厚,有额外酬劳!”

    听到这个消息,塞乌斯们沸腾了。

    能给骑士姥爷当向导,岂不是意味着以后有资格可以离开小镇,离开这个被诅咒的穷地方?

    这机会实在是太难得了,塞乌斯们立即拿着自己的东西,争先恐后地朝着城堡而去。

    城堡内,希德等人和维尔纳爵士坐在一起,虽然希德强调他不需要对方提供晚餐,可维尔纳爵士坚持,不等希德同意就拉动了摇铃,希德也只好随他,领主想要收招待税有无数理由,采尔马特小镇也跟希德没什么关系,维尔纳爵士一定要收,希德还能拦他不成?

    “这么说,各位先生是来帮我的?”维尔纳爵士满脸堆笑,他眼角的鱼尾纹都翘了起来:“真是感激不尽,感激不尽,你们一定是朱庇特派来拯救我的。”

    “你对瑞吉哨站了解多少?”整个大厅里面只有炉火跟两根蜡烛,如此昏暗的光线令毛奇实在是睁不开眼睛,也很不喜欢,不过他知道乡下就是这样的,瑞兹兰这地方穷,小领主们舍不得点蜡烛可以理解,不像神圣帝国的大贵族魔法灯都装上了。

    “那是个离这里挺远的地方,有人带路的话你们大概要走一天吧。”维尔纳领主满不在乎地说道:“都是些山里的野人,只有放牧很远的情况下会目击到,偶尔吃个两头羊一个人,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就没想过解决问题么?”鲍尔老骑士对维尔纳这种态度有点不满,作为领主,有义务保护领民的安全。

    “解决问题?我怎么解决问题?算上我,只有16个人(半职业士兵)。”维尔纳摊开手:“你们这些城里老爷啊,真不懂我们乡下人的苦,我拿什么去对付一个部落?大不了就死几个塞乌斯嘛,这些兽人还能冲进城堡不成?距离这里两天路程就是美泉宫,那些脏兮兮的畜生不敢造次的。”

    什么职业摆烂人?

    毛奇、鲍尔达维德等人都忍不住想到。

    瑞兹兰的贵族都是这种货色是吧?

    渡鸦骑士们脸上都有了愤怒的神色。

    只有希德的态度不同,他整理仪表示意毛奇等人安静,17岁的美少年脸上露出和煦的微笑对着30多岁的维尔纳爵士诚恳地说道:“爵士先生,这些年勉力维持,一定很辛苦吧?”

    这句话说得,维尔纳爵士差点当场落下泪来,他张了张嘴,哽咽了:“希德……希德阁下,要是瑞兹兰的贵族都像您这样聪慧又识大体,体量我们的难处就好了!”

    “采尔马特,一年能收上多少税金?”希德顺势接着问道。

    “好的年成能收来200多金埃居,差的年成有时候连150都困难。”维尔纳爵士哭丧着脸:“这点钱,我要养一个书记官,一个税官,一个厨师,三个佣人,还有十五名卫兵,希德阁下,我是省了再省,算了再算,才勉强够我一家人开销,您都不知道,我这些年都是怎么过来的!”

    “我懂,我都懂。”希德表示理解,他简直就是像位心灵导师。

    干了好些年,希德太熟练了,对什么人应该说什么话,怎么跟别人共情,这方面他是专业的。

    佣兵中间人守则一,设法伺候好雇主。

    三位渡鸦骑士看着维尔纳爵士快把希德当成知己说天说地的样子,心里实在是五味杂陈。

    这就是中间人么?

    希德如果展开怀抱维尔纳爵士估计下一秒就在他的怀里痛哭吧?毛奇满头黑线地想到,年轻骑士承认希德有种魅力,能让人情不自禁地说出心里话,即使双方并不是特别熟悉。

    导师大人,请指引我们!

    希德确实是想当导师的,只是外面刺耳的敲击声铜锣声传来,塞乌斯们不情愿地来到了城堡内,送上了招待税。

    “我们需要一位向导,明天带我们前往瑞吉哨站。”趁着塞乌斯们都到了,希德朝着众人说道:“你们之中有谁能够作为向导带我们前往瑞吉哨站的?我可以付给他足够的酬劳。”

    “我!我!”

    “先生,我最熟悉了地形了,让我来带路吧!”

    “我来,先生!”

    塞乌斯们纷纷举手,场面一度有些混乱,几乎每个塞乌斯都在玩命地推销自己,那渴望的表情恨不得现在就把自己卖了。

    希德看了看,都不十分满意,绝大多数的塞乌斯都是无职者,他不想带个累赘,而且无职者怎么可能跟得上他们的脚步?

    瑞兹兰本地退役回乡的佣兵不多。

    很多退役的佣兵回到家乡往往会跟领主产生激烈的冲突,因为退役佣兵有积蓄+有武力,领主们就会设法去盘剥去敲诈退役佣兵,以各种劳役和兵役,各种税赋来迫使退役佣兵将其积蓄通通交出来,还要让他不停地为自己打仗。

    为此,瑞兹兰绝不少发生退役佣兵被领主逼得重新出来接委托,或者领主被退役佣兵怒而反杀的情况,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时间长了之后,退役佣兵们大多都会选择离开神圣帝国的势力范围居住,尤其是塞乌斯出身的佣兵更是如此。

    希德想找个有点实力有点经验的家伙都找不到。

    直到一位约四十岁的农民带着他的儿子来到了希德的面前。

    棕发黑眼,有点脏兮兮的脸,身穿灰色的粗麻布衣服,外面披着兽皮袄子,一双大大的眼睛又是期待又是渴望地看着尊贵无比的“赛义德老爷”。

    “骑士先生,这是我的儿子,汉恩,今年十五岁,他随我放牧五年了,对周围很熟悉,他十三岁时好心的威廉先生只收了我8个先令就帮他觉醒了天赋,您看,他可以么?”

    “他是初心者?”

    “回老爷的话,汉恩是初心者,只是没什么机会学习。”

    “好,就他了!”希德朝着维尔纳爵士问道:“您觉得呢?爵士,我们真的真的很需要一个好的向导”

    “那,那就这样吧。”维尔纳爵士只能支支吾吾地说道,他心里并不愿意,这个年轻小子一旦见过外面的天地,怎么可能愿意回来?他要损失掉多少税收?

    可之前他和希德“深入浅出”“掏心掏肺”的交流外加上渡鸦骑士的到来,维尔纳爵士又实在说不出一个不字,只能诺诺应下。

    希德微笑,这就是他对付小贵族的套路,先亮身份、再展示外貌、然后共情体会对方的难处。

    这一套组合拳下来,对方再想提更多的要求,就不太好意思,语言的艺术。

    一切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定了下来,依照惯例,所有招待税人和主人三七分账,而希德等人的住宿费用如数退还。

    黑漆漆的一顿晚饭后,维尔纳爵士马上就来问希德,是否需要“服务”,如果希德需要,维尔纳爵士可以让整个小镇的适龄女人,甚至包括他的妻子和女儿过来服侍他。

    希德婉拒,维尔纳爵士表示非常遗憾但尊重希德的选择。

    穿越了这么久,希德也对这种情况见怪不怪了,可能会有人自动代入他前世的典型纨绔公子花花大少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之类的剧情。

    但其实所有人都是自愿的,整个采尔马特小镇从上到下,都是自愿的,包括维尔纳爵士本人都是,这不是说爵士有什么怪癖就喜欢看这个17岁的美少年在他的城堡里对他的妻女干坏事,而是维尔纳爵士想要“窃取”希德的血脉,整个小镇所有人,都想要窃取希德的血。

    那来自初代神圣猎鹰皇帝罗曼尼-法尔肯的神圣之血。

    对西维斯塞乌斯来说,不管是否亲生的,只要家里人产下一个神血贵族的婴儿,就意味着飞黄鹏达,自此逃脱他们原有的宿命(还有机会被重新确认阶层),甚至对维尔纳爵士这种底层依奎斯小贵族来说,只要后代能出现返祖的迹象,他再下点血本展示自己,很容易就能得到重视,变成新贵。

    这也是为什么希德的养父母会坚定地告诉所有人希德是他们的亲生孩子。

    养父母的庄园是怎么来的?

    就是这样来的!

    只是希德没有天下布种的习惯,他甚至平时都很少亲近女人,除了大姐姐。

    这个时代的女性可不像前世那样,尤其是西维斯和塞乌斯们,糟糕的生活条件她们往往有干燥如树皮般的皮肤,浑浊的体味,一口枯黄的烂牙喷出隔夜的气味,指甲缝里面满是油泥,衣服一两个月都不洗,身上有虱子,咯吱窝存粮丰富。

    虽说这不是她们的责任,但希德真的是连碰都不想碰,再者,牵扯太多并不符合希德给自己的摆烂定位和谨慎标准,霍夫曼的事情还扑朔迷离,此时他不想再出什么差错。

    一般只有富裕的西维斯,如老马夫人那样的,才会比较定期洗澡沐浴、用盐和香草刷牙、勤洗衣物使用香水,勉强达到身上没虱子没异味的标准。

    而到了依奎斯以上,生活条件好了之后就干净卫生多了。

    晚上在城堡里面最好的房中躺下。

    想起养父母,希德回忆起了他还是小孩子时的时光。

    等着吧,爸爸妈妈,等我完成这个委托,我将重返恶狼公国。

    希德为什么要来瑞兹兰?

    因为这里能让他赚到足够的钱,能让他招募到合适的人手,能让他有机会可以随时返回恶狼公国,否则以他的外貌来说,他可以在神圣帝国任何一个地方定居还能过得不错。

    但极有可能他就没机会报仇,这个世界可没高铁。

    因此他摆烂,又没有完全摆烂,强烈的责任感让他认为自己有义务调查当时的*。

    养父母的庄园会为什么会遭到魔鬼袭击?是因为自己还是别的原因?这是一场意外还是有幕后黑手?

    先定下一个小目标:完成这个肥羊委托,然后去恶狼公国开始调查吧,典范阶应该已经能够了解到一些事情了。

    怀着这样的小目标,希德缓缓入梦。

    …………我是缓缓入梦的分割线…………

    第二天一大早,希德就起来了,他随身取出薄荷粉末,刷牙洗脸,再将装备穿戴好步出房门。

    小向导汉恩也在了,据卫兵说他天没亮就到了城堡,那张还有些稚嫩的脸上充满着兴奋和对未知的好奇,见到希德出现,小向导先是跪在地上用力地磕头。

    “喂!”看他用力的程度希德真担心他把自己脑门磕破,赶紧把小向导扶起来:“好,这次就麻烦你带我们去瑞吉哨站了。”

    “不麻烦不麻烦!”小向导汉恩脏兮兮的脸上充斥着兴奋,他似乎对希德的态度受宠若惊,头在摇,手也在摇:“我才要感谢您!选了我,爸爸说你是个好人。”

    在小向导的眼中,希德就是位可靠的大哥哥。

    希德并自己无意成为小向导的大哥哥,他表达亲近主要是为了别让小向导心怀不满,历来这种委托如果遇到向导搞事,任务麻烦会上升好几个级别。

    对付这种低阶层没姓氏出身的小家伙也容易,态度友好,保持威严的情况下稍微拉进距离就很容易让他心生好感。

    如果是年纪大些的塞乌斯,请他喝点酒来点烤肉,几杯酒下肚说两个有颜色的笑话,男人嘛,半醉不醉时猥琐一笑,距离感立即消失。

    把小向导笼络住,等到渡鸦骑士们到齐,他即刻宣布出发。

    “诸位先生,这里叫做逆风小路!我最喜欢从这里放牧,因为旁边有泉水可以解渴!”

    “先生们,这里是因特山,这里的草在夏秋季最好了,羊喜欢吃。”

    一路上,活泼的小向导不断地说着话,他先是朝着毛奇介绍,见毛奇不太愿意搭理他,又对着骑士扈从们搭话,骑士扈从们嫌他烦人,他只好去跟那几个学徒说。

    骑士学徒们早已经烦这个小向导烦得不得了了。

    他难道就没有一点自知之明么?能当骑士学徒的不是依奎斯子弟就是西维斯中富裕者的孩子,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塞乌斯的小屁孩来对我们指指点点了?

    总是开口得不到回应,渐渐地,小向导的声音小了下去,他的状态也变得消沉起来。

    “汉恩?”希德伸手示意小向导过来,佣兵中间人的职责包括尽量不要让队伍中出现矛盾,如果有,尽量让他们保持和解到任务结束之后,再不行把矛盾双方分隔开。

    小向导瞬间满血满状态复活,他蹦蹦跳跳地来到了希德面前。

    “冷么?”希德微笑着问道。

    在瑞兹兰,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赋予了这个国家独有的壮观景色,连绵不断的山脉将瑞兹兰的领土分割得支离破碎,好像择人而噬的猛兽一样,任何外来敌人想要吞并瑞兹兰都会被尤利安山脉的复杂地形,无数的堡垒关隘逼疯。

    但瑞兹兰有时也不那么可怕,在群山中诸多美丽湖泊让这个国家变得恬静又不失灵气。

    随着希德等人的继续深入,晴空万里下银装素裹的山峰逐渐逼近,气温也逐渐寒冷,如今已是秋季,层峦叠嶂的针叶林与高山草甸略微有了些积雪。

    “不冷。”小向导用力地摇头。

    “汉恩,这是你的名字,对吧?”希德主动接过了话头:“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成为初心者的呢?”

    “我从小就爱说话……”小向导汉恩见终于有人问,兴奋地讲了自己的遭遇。

    作为塞乌斯,汉恩是幸运的,他从小就很喜欢说话,喜欢到父母都嫌他烦,不让他在家说,他就跑出去找别人说。

    结果小家伙的能说会道引起了小镇礼拜堂神父的注意,神父也是头懒狗,小镇又穷,平时的宣讲大多是例行公事,见这小孩这么能说,干脆让他给自己打杂。

    一来二去,汉恩跟神父熟悉了,神父见他天赋不错,考虑到他给自己打杂了好几年,以一个相对比较低的价格让他觉醒了职业者天赋。

    即使如此,汉恩的家庭还是掏光了几乎所有积蓄,8个银先令对任何塞乌斯家庭来说都是一笔巨款了。

    “先生,我能问您一个问题么?”说完了这些,汉恩喘了口气,小向导用充满着希冀的目光,紧紧地盯着面前这位高不可攀的“赛义德老爷”。

    “问吧,但我不一定会答。”

    “我这次,能拿到多少?”小向导满是期待。

    “按照你的实力,向导的惯例,这次任务的难度和所花时间,我会给你3银先令作为报酬。”希德平静地说道:“你要到任务结束才会领到酬劳。”

    “太棒了!”小向导直接跳了起来。

    爸爸,妈妈,还有托马斯,你们看到了没有?

    当佣兵真的有出路,真的!

    希德也满意,作为中间人了解和引导佣兵的情绪状态十分重要,如何让他们保持高昂的斗志,如何让他们觉得自己拥有光明的未来,如何让佣兵们相信自己能够完成任务拿到佣金,这些都是佣兵中间人的职责。

    他需要足够多的钱,足够强的实力,还有一个精锐的团队。

    在恶狼公国做不到,因此他来了瑞兹兰。

    等这个委托完成,他也该回到恶狼去调查血夜时间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