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石阶,职业者将正式踏上步入超凡的道路。

    相比于初心者,基石者对于超凡力量的掌握将拥有质的飞跃。

    基石阶是绝大多数天赋不佳的职业者的终点,也是真正有天赋者的起点,职业者们也正式开始了“拼爹之旅”。

    出身于富贵之家,但天赋一般的职业者,可以通过磕药等手段将自己的推倒基石阶,但是想晋升典范阶却难之又难,只有少数贵族掌握着让庸才也能成为3级典范的手段。而普通市民,或者村民,如果天赋一般,则多半会止步于此。

    基石者具备更强的思考能力,可以通过学习具备相关专业技能,能够担任医生,书记官,基层法官,船长,镇教堂牧师等需要专业知识才能做好的工作。

    比如霍夫曼爵士就是基石阶,比如老马也是基石阶。

    如果要战斗,那么基石阶可以作为佣兵队长、军队士官,不过如果真正发生战争时,相比于初心者这种纯粹的炮灰,基石者也不过是比较硬一些的炮灰罢了。

    通常来说,一个基石者可以对抗8~9个初心者而不落下风,数量更多就不行了。在同等级对抗中,施法者往往能够占据先机。

    基石阶可以说是帝国的所有阶层中,最有活力,也最有奋斗(内卷)意识的群体。

    这个群体所从事的工作已经能使其获得相对优渥的生活,也意味着他们开始有更多的时间和资源去提升自己。

    不过很可惜的是,基石阶能晋升的机会已经是微乎其微了,因为从基石阶开始,继续成长晋升就开始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源”,一方面来说,如霍夫曼爵士这种基石阶实力者往往年事已高开始摆烂,另一方面来说,如老马麾下的那个学徒罗杰,他可能要花十几二十年才能晋升到基石阶,到时候就算是有心也没机会,对正常人来说,身体素质26岁即开始下滑,30-35岁是极速下滑,之后想进阶就更加困难了。

    所以说从这个等级就已经开始拼爹,或者像希德毛奇这样拥有血脉之力,或者家中富裕拥有大量的资源可以供其完全脱产,如果二者都无,那么大部分人的终点就止步于此。

    如果能够突破基石阶巅峰的桎梏,成为典范阶实力者,就已经可以算是一个真正的强者,

    在单对单的战斗中,一个基石阶面对典范阶不存在任何的胜算,甚至连逃跑的可能性都几乎不存在。

    因为典范阶的体质,耐力,力量,敏捷,意志等都会随着等级的增加得到巨大提升。举例来说,同样是被砍了一剑,在没有任何治愈手段的情况下,基石需要两三天才能愈合的伤口,典范仅需半天就能愈合,即使是看上去孱弱的施法者也是如此。如果无病无灾,即使是塞乌斯出身的典范阶也能在70-80岁左右寿终正寝。

    这些人占据总人数大约为1%-2%左右。

    同样,典范阶意味着一个强者的雏形开始形成,随着所学的技能开始丰富,典范阶的强者已经开始出现分化,如非施法者已经开始出现“承伤者”“输出者”“控制者”“辅助者”之类的分化,也开始出现所谓的“打一套”的技巧,这在不同的人之中体现得更为明显。

    如果说绝大多数天赋不佳的职业者会止步于基石阶,那么典范阶就是所有缺乏天赋职业者的终点。

    即使是帝国的贵族分支们,在天赋不佳的情况下能够通过嗑药到达这个等级,他们以后也再无继续成长的可能性。

    典范阶,可以算作职业者个人天赋的真正试金石。

    一般来说,绝大多数帝国贵族基本都有典范阶及以上的实力,因此典范阶也可以看做贵族的一个门槛。

    从毛奇的发色、皮肤、瞳色来看,他的血脉应该已经很稀薄了,那么在17岁就能晋升典范阶成为见习骑士,又在几年时间内超越两位老骑士,由此可见毛奇的努力。

    希德的话似乎把他气到了,毛奇靠在车篷上,哼哼唧唧了一会儿,不再说话。

    不过这也是希德的套路,当一个人上来就朝着你说些掏心窝的话时,他可能是憋不住了想倾诉,可能是有坦诚的美德,但也可能是故意拉近关系有所图。

    按照毛奇现在的反应来看,应该是前者。

    于是形势反转,一开始是毛奇主动跟希德搭话,现在变成了希德主动跟毛奇谈天说地。

    作为佣兵中间人,希德的谈吐自然是不用多说的,毛奇也很快就抛下了自己心中的郁闷,跟希德聊了起来,旅途中颇为愉快。

    从聊天中得知,毛奇出生于二级贵族依奎斯家族,也并不像他口中那样是“毫无影响力”的家族,布雷泽家族在地方算是比较富裕的小地主贵族,家里有600亩土地庄园和多处商铺,年收入一般在1000-1200金埃居以上,父亲是有一定影响力的“司议官”,这是一个了解猎鹰圣典并给贵族提供法律咨询建议的官职,没太多实权,但基本所有事务都能说得上话。

    毛奇的家庭还算幸福,父母之间感情也很不错,他有兄弟姐妹,毛奇的继承权很靠后,干脆被父母送去当骑士扈从希望有朝一日能成为正式骑士。

    只是到了渡鸦骑士团这种公国直属骑士团,毛奇的家世就很一般了,他有点影响力但不算特别有影响力,他有点钱但不算特别有钱,所以就只能熬了。

    “像你这样的见习骑士多么?”希德好奇地问道。

    “多,骑士团里面快一半的骑士都是见习骑士,而80%的事情都是见习骑士干的,虽然年年都号称要‘年轻化’‘新鲜血液’,可正式骑士中70%以上都是30+,50%以上都是40+的老骑士了,就像鲍尔和达维德那样。”毛奇嚷嚷道。

    “那你算很幸运的了。”希德点头,他白色的碎发下海蓝色的瞳仁中带着微微的认可:“那两个老家伙还算是磊落,既然答应你了,那你就再熬两三年吧,你的实力很不错,转正之后肯定会有更多资源,以你这样的速度,10年之后,说不定渡鸦骑士团能出一位英雄阶骑士。”

    “但愿如此。”毛奇听见自己终于得到希德的肯定了,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确实,以他的速度来说,10年之后说不定能够成为英雄阶骑士。

    英雄阶,正如这个名字所显示的那样,英雄和凡人可谓天差地别,每一名英雄阶都堪称万里挑一,到了这个级别,寻常武器造成的攻击仅能给英雄造成微不足道的伤害,像什么弓箭手弩火铳这些已经基本上没用。

    英雄阶对典范阶来说也是质变,对非施法者来说,英雄阶已经几乎不太用考虑体力的桎梏和等闲级别的伤势,对施法者来说,到了英雄阶这一级意味着大量的aoe魔法和各种强力buff术。

    英雄阶骑士意味着地方军指挥官,公国大骑士,大贵族法师顾问,如果西维斯、塞乌斯中居然有人能够抵达这个级别,无论他是怎么办到的,贵族们都不会吝啬爵位并提升他的姓氏。

    对毛奇这种正经贵族出生,英雄阶意味着封地、名誉、财富、地位、荣耀。

    还有可能的是来自中央皇朝黑鹫骑士团的召唤。

    到时候毛奇-布雷泽的名字将会载入史册,鲜花和掌声将伴随着他,这是他十几年来努力的目标。

    想到这里,毛奇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咕噜咕噜。”马车还在行进中,两个人聊了一会儿都觉得有点口干舌燥,希德取出了一小瓶苹果酒跟毛奇分享。

    在神圣帝国,喝清水是很罕见的行为,只有少量教会人员和虔信徒才会喝清水,大部分居民都是喝自己酿的果酒,苹果酒、梨子酒、粗制滥造的麦酒等等。

    “为了我们的健康,干杯。”

    “为了我们的未来,干杯。”

    苹果酒酒液随着两个瓶子的碰撞溅在了一起,这种酒度数很低,其实就是比较酸有点甜味的水而已。

    两个年轻人的话题渐渐地热络起来。

    “您总是在说我,希德先生,你怎么不说说你自己?”毛奇这才注意到,希德很少谈论自己。

    “我有什么好说的。”希德小熊摊手:“我连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都不知道。”

    “您是……”毛奇的表情马上严肃起来,他欲言又止。

    “捡到的,从泰辛河上,我的养父养母捡到了我,他们差点给我取名为‘瑞文戴尔(riverndell)’。”希德脸上还在笑,可毛奇总觉得希德是在假笑:“他们对我很好,我三岁就觉醒了职业者天赋,五岁开始强烈返祖。”

    “我想不到你会当佣兵的理由。”

    “等我说完,12岁那年,一群魔鬼在魔鬼信徒的引领下……”

    希德将自己的经历稍微提了几句:“……之后,我就来到了瑞兹兰,当佣兵讨生活。”

    “对你和你养父母的事,我很抱歉。”毛奇听完了希德的小故事后垂下头,他自己有个美满的家庭,他能够体会到希德的痛苦无奈。

    “和你有什么关系?你没有什么好抱歉的。”希德倒是挺大度,他也能够感受到毛奇的善意:“怎么样,对瑞兹兰的感觉如何?”

    “感觉还好。”毛奇点了点头:“至少比起华莱士公国好多了。”

    “废话。”希德被毛奇逗乐了:“瑞兹兰和神圣帝国是什么关系?华莱士公国和神圣帝国又是什么关系?难道骑士团没教你神圣帝国的伟大历史?”

    毛奇也笑了,是啊,差距太大了。

    位于大陆中央的神圣帝国,建立于神圣帝国历1年,是由坚定的皇室精英、骑士贵族、宗教僧侣和数以千万计的平民组成的的伟大国家,帝国主要笃信律法之神、天堂之主朱庇特、这位至高无上的天神将法律、秩序、知识和魔法、戒律带给了人类,神圣帝国坚信,终有一日,神圣帝国将会让整个世界匍匐于律法之神的脚下,神圣的光辉和法制精神、纯洁的思想烙印将会照遍整个世界。

    神圣帝国起源于神圣帝国历-60年,当时已经是龙神时代的末尾,远古诸神之战正在进行得如火如荼,龙神们纷纷陨落、被封印、遁入深海。

    伴随着龙神时代结束,远古诸神之战结束而来的,是长老种族的快速崛起,败亡的龙神神血和神力结晶随着大洪水的泛滥大规模落入凡世,使得长老种族们享受到了龙神们的遗产。

    当时猎鹰部落的大酋长,罗曼尼-法尔肯并通过联盟、武力和恐吓,成功地将现今帝国的数百个部落划归一统。

    通过杰出的领导才能、完美的外交手段和一系列*婚姻将其他部族联合在一起,罗曼尼随即宣布自立为王,为猎鹰王。

    正在和龙神神系进行神战的天堂神系首先意识到了凡人在这场神战中的重要性,承诺将会赐予罗曼尼的家族和血脉予以无上的荣耀和强大的力量,前提是他愿意将他的权力和天堂诸神分享。

    经过极为慎重的考虑,初代猎鹰王答应和诸神签下最古老的“神圣契约”。

    神圣帝国历-1年,历时300年的远古诸神之战宣布结束,天堂诸神正式取代龙神神系成为统治神系,神圣帝国第一皇朝猎鹰皇朝位于首都苏瓦松正式宣布成立。

    天堂神系赐福了罗曼尼和他的家族并许诺会永远守护他们家族的“皇位正当性”直到罗曼尼的后代彻底绝嗣,这个契约也被称为暮光协定。

    在天堂神系的帮助下,罗曼尼-法尔肯只身进入了隐藏着龙神成神的奥秘之地——天域(长老种族称为虚境),并一举冲击极道之境成功,铸就圣座之位,成为当时人类唯一的一名圣座至尊,

    从虚境返回的罗曼尼被天堂诸神加冕为神圣猎鹰皇帝,这一天,中央神圣皇朝成立了。

    神圣猎鹰皇室,皇室的所有子弟的血脉基因完成了不可思议的蜕变,他们变得聪慧、强壮、超出正常人四五倍的长寿、拥有不可思议的天赋和超越普通人十倍以上的学习能力。

    这便是第一皇朝和一等贵族诺比利的由来,他们白发紫瞳,他们武德充沛,他们不可一世,他们对普通人类占据绝对优势。

    人类的全盛时代是如此光辉耀眼,第一皇朝的人类部落民们在圣座至尊,神圣猎鹰皇帝罗曼尼-法尔肯的率领之下几乎征服了整个世界。

    当时的第一皇朝有多强?

    神圣帝国历第6-13年,初代神圣猎鹰皇帝率领猎鹰军出阵超过50次,没有任何一次落败甚至是平手小胜,全部是大胜。

    还有时至今日都津津乐道的两段传奇故事。

    神圣帝国历第20年,被称为屠龙之年,初代神圣猎鹰皇帝罗曼尼亲自将已经降世的森林龙神西莱纳打杀于艾罗兰森林的古林之巅。

    神圣帝国历第43年,被称为霸权之年,自然灾害以及接踵而至的瘟疫和大饥荒,神圣帝国遇到了困难,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罗曼尼皇帝向精灵帝国和矮人王国再次发函,要求他们臣服并献上资源。

    矮人和精灵自然不干,大家都是长老种族,凭什么你比我优越?凭什么臣服?

    且当时同为长老种族的精灵矮人同样拥有冲击极道之境成功的圣座至尊,而且不是一人,是三人。

    三打一,怎么看都是我们优势嘛。

    历史上被称为“霸权之战”的战争爆发,在最后也是最关键的苏瓦松大会战,神圣帝*在18万对40万精灵矮人联军,在两面受敌、军队素质的绝对劣势之下,初代神圣猎鹰皇帝罗曼尼-法尔肯以一敌三一己之力打败另外三位精灵矮人圣座至尊联手,睥睨天下。

    霸权之战结束,人类正式向全世界宣告属于人类的崛起时代。

    战后举行了著名的“牵羊礼”,精灵王被剥光衣服头戴项圈跪地环游神圣帝国大军大营一周,并在所有人的面前轻吻猎鹰旗作为臣服的象征。

    矮人王则是被迫用身体背起猎鹰皇帝的皇座象征着矮子成为了皇位下的“基石”,绕场三圈。

    苏瓦松大会战后精灵矮人宣布投降,自此,大陆上所有的势力基本上都已经向神圣猎鹰帝国臣服,罗曼尼加冕为“所有人的皇帝”太阳之皇、屠龙之皇、人类的团结者、万物的征服者、光之王者、神圣帝国的开创者、传说之王、中央皇朝的缔造者、世界主宰、王上之王。

    这便是神圣帝国无比辉煌的第一皇朝历史。

    时至今日,这些光辉岁月总是令人类无限缅怀,津津乐道。

    毛奇忍不住从内心深处升起了无尽的骄傲和自豪,他握紧了拳头,发自肺腑地喊道。

    “神圣帝国,天下无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