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一种象征着神圣、秩序、究极力量的生物。

    天使最初诞生于何处已经不可考,根据目前希德所了解的,天使最早出现于神圣帝国建立之前的时光,位于龙神纪元和人类纪元的过度时代,即远古诸神之战的神战期。

    天堂之战结束后,在初代神圣猎鹰王罗曼尼-法尔肯于天堂诸神的赐福中加冕为神圣猎鹰皇帝后,天使也作为天堂之主朱庇特的象征协助着神圣帝国的统治,这些强大、完美的生物不仅拥有无限的寿命、千锤百炼的近战技巧,同时还拥有象征着天堂之主无尽光明力量的神术,是凡人顶礼膜拜的对象、秩序的维护者,一切*的审判者。

    天使的身高在1.8米-2.5米,更高阶位的天使身材更加高大并且非常漂亮,周身环绕着力量与自信。他们通常会有数对宽大的羽翼。他们的肤色各异,但是通常闪耀着金色的光环。他们的眼睛是金色的,并且如同他们的主神朱庇特的光芒般闪烁,每一位天使都是俊男美女,且永远年轻。

    “希德?”老马的声音呼唤回了希德的注意力,他显然很担心希德:“你得罪了天使?那我可要劝你去自首了,真的,天使那可是朱庇特在人间的使者,他们的每一句可都是真理啊!”

    “如果真的有天使来通缉我,你会把我交出去么?”煤油灯的灯光很昏暗,只能照出希德的半张脸,美少年的声音有点玩味。

    “那是肯定的。”老马却一点儿也不像是在开玩笑,他非常认真:“那我可不管你摆什么事实讲什么道理,要真是天使来找人,我老马只能把你交出去了。”

    “即使我没做?”希德的声音很平静。

    “天使的话就是真理,如果他说你做了,那便是做了,我不管那么多。”老马嘟囔着说道,他有点犹豫:“而且你不是也说……你杀人了么?”

    “哎。”希德叹了口气:“我跟你说不明白,你回去抱着你的老婆女儿吧,让我一个人静一会儿。”

    “我就知道,你是依奎斯懂得多,而我只是个没文化的西维斯,我不懂你们。”老马对希德的态度有点不满,但他没打算深究:“那我要去睡了。”

    “明天继续派个人去盯着巴登大道45号,帮我看看霍夫曼爵士有没有正常上班。”

    “知道了。”老马转身出去了,留下了在地下室里的希德。

    阵阵寒意从地板上升腾而起,就像是毒蛇一样咬在了希德的脚脖子上,少年身体一抖,略作思考后没有*,而是来到了桌子面前,吃了点东西点亮煤油灯,然后将羊皮纸铺开。

    他首先落笔,在羊皮纸第一行写下了一段小字。

    “神圣帝国历第5000年,我来到这个世界……”

    是的,正如之前所说过的一样,希德是一位穿越者,他不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他的前世居住在一颗蓝星之上,天朝上国的南方省份。

    他原本是一位大厂的员工,资深码农,他的生活很简单,上班撸代码,下班stea生活单调却也不枯燥,上班时,他在公司的代码“屎山”中尽情地遨游,到处排泄留下自己的痕迹,双倍工时,双倍工资,过着标准996的生活。

    非常悲剧的是,过于努力工作,高度近视和高度耳鸣困扰着他,他不善人际交往,一直到三十多岁在相亲中勉强找了同样急于结婚的对象,夫妻感情淡薄,偶尔有在一起他也只是例行公事,双方平时分居式婚姻,各住各的,一周只有休息日会在一起生活,有时工作日要见面会给对方打个电话:“我做了菜,要过来吃么?”

    就这样到了35岁,突然告知他被裁员了。

    工作没了,妻子也顺势提出离婚分走大半财产,他的生活瞬间崩塌,身背无数债务且高度近视的他根本找不到工作,连续一年不断地碰壁,最后年事已高的父母被迫出来打工帮他还债,坚强的中年男人终于顶不住压力,跑到公园厕所里面找了个隔间放声痛哭。

    哭着哭着,他穿越了。

    希德一直觉得穿越或许对他来说是件好事,然而从一开始,希德就知道自己不是正常人,尽管当时是个婴儿,可他还是依稀记得自己出生时围在自己周围的黑袍生物们狂喜的样子,欢呼雀跃,用着听不懂语言庆祝,似乎发生了什么天大的好事一样。

    是的,不是黑袍人,是黑袍生物,那些家伙们虽然在黑袍之下有人的外形,但都是一群什么三四只手,长着尾巴,甚至变成蠕虫般的怪物!

    没等希德看清楚,外面就冲进来了一堆的生物,有背生双翼的神圣天使,有燃烧着地狱之火的魔鬼,有高喊着口号的宗教武士,也有不少根本搞不懂是什么玩意的怪物。

    一场混战,现场被光芒、火焰、雷电笼罩,所有黑袍生物,也大概包括自己的生父生母都被剿灭了,在最后,他只知道自己被抓起来扔了出去,扔他的人反复地讲着一句话。

    一直到长大后,希德才知道那句话的意思。

    “别被发现。”

    尽管是个婴儿,尽管肚子会饿,希德却发现自己似乎并不怎么需要吃东西,他只需要喝水就能活下来,当他被发现的时候,这个婴儿已经两个月大,并被一对好心的夫妇领养。

    又过了几个月,有宗教武士找上门来,但他们也无法确定自己是否是那个婴儿,希德很小心地隐藏着自己,养父母则坚称希德是他们生的,宗教武士最后相信了他们的观点。

    “神圣帝国历5005年,返祖现象。”

    从小时候开始,希德就知道自己与众不同。

    他能看到许多正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同时,他还能够听到正常人听不到的声音,不停地在他的耳边回响。

    如果正常人估计早都*疯了。

    幸好希德前世是个重度近视和重度耳鸣患者,这样一点点小毛病,对他来说都不是事。

    希德5岁开始身上就开始出现了强烈的返祖现象,他的头发越来越白,瞳孔变成了海蓝色,他的天赋惊人,学习能力更是可怕,以致于所有人都认为希德是二级贵族的血裔并且出现了可遇不可求的血脉返祖现象。

    “神圣帝国里5012年,血夜。”

    美少年闭上了眼睛,他的脑袋因为愤怒而微微颤抖。

    希德12岁的一天深夜,一群来自地狱的魔鬼与魔鬼信徒们闯入了养父母的庄园,杀死了所有活着的东西,只有希德躲在狗洞里面逃过了一死。

    没想到的是,他躲过了一死,却躲不过别人的恶意,血夜之后,因为只有他活了下来,周围的人们立即认为是他勾结地狱魔鬼信徒杀死养父母,只为养父母的庄园。

    有没有证据?有!

    他们抓住了自己曾经教四等公民盖乌斯小孩们算数这件事作为最有力的证据,因为“盖乌斯阶层是不能接受教育的”“只有魔鬼信徒和拜虚教信徒才会散播知识”,这在这个世界是常识。

    人们为了50个金埃居的赏金,众口一词将希德送上了火刑架,咬定他是魔鬼信徒,内通魔鬼。

    幸好当时恶狼公国的领主约瑟夫-梅克伦伯爵力排众议,认为希德不是什么坏人,伯爵在考察之后为希德主持了正义,可面对群情激奋,伯爵无奈之下只能宣布希德负有次要责任,最终希德被无罪释放,只是养父母的庄园自此也跟他没了关系。

    然后就是当佣兵的时光了。

    这么看的话,天使确实有理由对自己出手,而如果是天使的话……希德可以说自己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想到这里,希德苦笑了几声,在神圣帝国,天使对于平民来说就是神的代言人,这个世界是有神的,老马这么好的朋友都不会包庇自己的。

    我必须冷静下来,希德伸手喝了一杯水,他用力地深呼吸,无论是前世当码农,还是之后穿越的经历都让希德很清楚,慌张是没有任何用的,也不会帮他解决任何问题,与其有这个时间,还不如赞美机魂赞美万机之神欧姆尼赛亚来得靠谱。

    只是这个世界没有万机之神这个神啊!

    想来想去,希德又觉得有些疑点不能解释,首先是如果霍夫曼爵士的背后有天使在监督和保护,那么霍夫曼爵士绝对不可能当个懒狗摸鱼王,即使霍夫曼爵士不知道天使在背后监视自己,天使也绝不可能容忍这条懒狗,霍夫曼不可能在这个位置上干了三年。

    其次,天使的复活术对其本身来说也是消耗奇大的神术,且要尸体比较完整,灵魂还出于弥留之际才能够释放,如果天使真的监视着一切,那么在自己破沙发而出的时候就应该出手了,甚至更早。

    这也不符合天使的行事逻辑啊,希德坐在阴冷潮湿的地下室里面,他前想后想,无论如何都无法推导出一种能够符合天使逻辑的做事方式。

    天使是一种绝对守序的秩序生物,其或许不算是完全意义上的善良阵营,比如说天使也会无情地*异端,剿灭那些邪教徒,但天使绝不会随心所欲和依照自己的喜好做事,天使所谓的个人好恶最多最多是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进行微调而已。

    可这又是三种可能中最有可能的猜想了。

    完了,这下“天使悖论”了。

    所以希德只能提出第四种解释——无论是他还是佣兵公会的韦伯先生,他们的知识面太窄,所能够了解的东西不多,除此之外肯定还有别的办法能够令人死而复生。

    或许我应该去问一下大姐姐……

    但无论如何,希德打定主意到底霍夫曼是死是活,亦或者是什么东西取代了他,甚至是他变成了别的什么东西,自己都应该跑路了,这件事实在是过于邪门。

    此时,希德的面前突然有些模糊的光影闪过,他下意识地看着摆放在桌子上的煤油灯。

    老马家的煤油灯自然是不错的货色,或许比不上贵族使用的魔法灯,但其燃烧还是十分稳定的,希德立即肯定不是煤油灯的问题。

    那就只能是……少年视线急转,他猛地一个翻身,将自己的迅捷握在手中,细长的剑刃出鞘,目光直指通风口。

    视线一晃,通风口处已经空无一物,只有从室外透进来的微弱月光洒在了阴冷的地下室中,就像是地面上结了层寒霜一样。

    然而,希德可以确定,就在他转身的瞬间,通风口处有人!

    那个瞬间,希德可以确定他看到了一双鞋,一双标准的女式小皮鞋,就立在通风口处,遮挡了月光,而且根据从月光的反光和透光,希德模模糊糊地隔着栏杆可以确定来人的双足上应该穿着半透明的*,否则不会有那种柔滑的细腻光泽、朦胧的光影。

    *这种东西在这个世界可是不折不扣的高级货奢侈品,几乎只有贵族女性和老马夫人这类富裕的西维斯才穿得起,霍夫曼爵士一个月的薪水也不够买一条*的。

    空气中传来了淡淡的柑橘味香气,希德有些不确定到底是小概率遇到的深夜碰巧路过的贵族女性,还是真的有人在监视着他的一切,他现在有点后悔刺杀霍夫曼了,或许让那个老货再蹦跶几个月是个更好地的选择?

    希德现在没有选择,无论是什么,都让他来吧!

    少年一夜无眠。

    第二天上午,当老马进来看他时,就看到希德坐在床铺上,双目紧盯着通风口,有点神经质的样子,忍不住笑道:“希德?你是不是搞错了?”

    “搞错了?”希德愣了一下,他不明白老马为什么会这样说。

    “你肯定弄错了,霍夫曼爵士活得好好的。”老马克挠了挠头:“罗杰回来了,他说霍夫曼爵士早上准时9点上班。”

    “他真的准时上班?”希德不可置信地追问道:“他没有出事?没有去找保民骑士官通缉我?没有天使?”

    “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老马连连摇头:“他只是很正常地上班而已,罗杰那个小机灵鬼还去问他说昨天定做的锁子甲要大环还是小环,那个老家伙却说他不记得有订购锁子甲的事,要小环好了。”

    “不记得了?”

    “我跟你说你肯定弄错了。”老马用力地拍了拍希德的肩膀:“谢我。”

    “谢你什么?”

    “我早上亲自去了天堂之主礼拜堂一趟,询问司铎最近瑞兹兰有没有天使布道,司铎说别说最近几个月,最近好几年都没这种事了。”老马很是神气:“谢我。”

    “好,多谢你了。”希德不再多说,他在老马胸口上来了一拳:“别的话我不多说,以后有需要我的时候尽管开口。”

    “所以,刑满释放?”老马笑道:“我真为罗杰那小子感到可惜,索莱的农具生意他没保住。”

    “在你这里再躲个三天,确认一下到底是不是我弄错了吧?”希德叹了口气。

    “当然,你住多久都行。”老马知道希德一向谨慎,随意耸肩:“我是觉得没太多必要,但你喜欢的话随便你,记得帮我打扫卫生,还有马桶和夜壶要记得倒。”

    之后的两天,一切风平浪静,老马又派人去试探了几次,霍夫曼爵士据说是在家里摔了一跤撞到头了,是真的不记得最近几天发生的事情了,不过这人从那天开始就变得神神叨叨地,而且作息非常规律,规律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了。

    第三天一大早,希德早早地起床,开始锻炼。

    希德前世,一位先辈圣贤曾经说过一句富有哲理的话:“逸一时,误一世”,这是这位先辈圣贤鞭策普通人必须要努力奋斗不懈怠,否则就会被雷普的名言警句,希德自然也知道,在这个剑与魔法的世界,个人的实力绝对是立身之本,因此他每天都在磨练自己,十几年如一日。

    今天稍有不同,没等希德抽出自己的迅捷剑,老马麾下的小学徒罗杰就来了。

    罗杰是个黑发棕眼的小男孩,有深陷的眼窝和高挺的鼻梁这种容貌特征,他没有姓氏,那么显而易见,在神圣帝国,罗杰是当之无愧的四等人——盖乌斯阶层。

    似乎是因为希德的一头白发和海蓝色的眼睛,牛奶般嫩白的皮肤带来的压迫感太强,罗杰根本不敢直视他,而是低着头:“先生,有您的信。”

    “谢谢。”希德接过信,随口说了一句:“去忙你的事吧!”

    小学徒顿时就像是获得了最高级别的奖励一样,他立即跪下给希德用力地磕头,高兴地手舞足蹈,快步离开。

    希德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摇摇头,打开了信。

    信件上的落款是“弗格-寒铁”,信的内容很简单。

    “候鸟酒馆,肥羊,速来。”